八一中文網 > 科幻小說 > 快穿游戲加載中 > 第13章:受傷
    于茗不是舔、狗,但她也喜歡不少男明星,朱龍之不是她最喜歡的,也是非常喜歡的,沒想到在這里碰到了。

    游戲里是仿照現實生活里嗎?不然怎么會有男明星的出現,還是和她生活的現實一樣的男明星。

    對了,還有吳封,于茗在現實生活里也是見過吳封的電視或者電影的,但是因為吳封是武打明星,開始的時候做替身,又一直沒演過主角,又不是流量,所以于茗開始沒多想,現在看到朱龍之,于茗不能不多想了。

    吳封和朱龍之是這個游戲世界生成的NPC還是由現實生活里的玩家扮演的?于茗不知道,還是說就是他們自己?

    要知道這個末世游戲一出就引起了轟動,但凡有條件的都表示會玩,現實生活里的那些明星也表示會玩,還有很多明星發了廣告,大家都是同一時間上線,同一個大副本劇情,你無法肯定面前的這個人,這個角色就不是他本人。

    于茗在想著這些,沒有注意到朱龍之已經簽完了名,匆忙轉身往于茗這邊走來,兩個人的距離很近,朱龍之低著頭,腳步匆忙之下沒注意,于茗也在想事情,沒注意,她被朱龍之輕輕的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朱龍之沒想到撞到了人,急忙道歉。

    “沒關系。”

    于茗也回過神,她沖朱龍之笑了笑。

    于茗的笑容讓朱龍之晃神,他沒想到在這里突然看到了一個這么好看的女孩,那柔弱的氣質,讓人一看就想保護她。

    于茗看到了朱龍之的愣神,她剛想再笑,卻覺得眼前好像起了霧,等霧氣散開,映入她眼前的不再是機場,而是在一個房間。

    這是又進入副本了?

    不會吧!

    她在機場啊,機場怎么會有副本?如果機場有副本,那得多少人中招啊,也沒聽說機場有副本的啊。

    于茗正想呢,突然“哼”的一聲,一聲低沉的悶哼吸引了于茗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于茗順著哼聲去看,她瞪大了眼睛,她旁邊的地上有一個人,而這個人不是別人,正是她剛才在機場見到的朱龍之。

    只不過朱龍之此刻臉色蒼白,他的手捂住腹部,腹部正往外流血,染紅了他的衣服,看著挺嚇人的。

    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?怎么突然間就受傷了!兩個人應該是一起進入副本才對啊,她剛進來,朱龍之卻已經受傷了,好像她們進入的時間是不同的,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于茗飛快的打量了一下房間。

    她現在所在的位置是一個木屋,木屋大概在二十平米左右,木屋的墻上掛了很多的工具,比如鋸子,斧子,錘子,鑿子,還有繩子什么的,好像是個工具屋的樣子。

    除了地上躺著的朱龍之之外,另一邊的地上還躺著兩個人,也是一男一女,只不過那兩個人都在血泊中,沒了氣息。

    于茗看了一眼,發現那兩個死去的人很消瘦,好像是被放干了血一樣。

    于茗的心急速的跳著,這場景比麻雀使者那邊更刺激,更讓人害怕,主要是感官上的,讓人覺得有些惡心,想吐。

    于茗別過眼不再看,而是蹲下身,扶住了朱龍之問道:“你怎么樣?”

    那兩個人已經死了,而朱龍之還活著,但看情形也不樂觀,而她剛進來,并不知道這是個什么副本,她得了解情況。

    現在朱龍之還活著,她不能不管,別說朱龍之是她很有好感的明星,就算是普通人,也不能不管,起碼多個人,能多一分的力量,再說,朱龍之肯定比她了解更多的情況。

    朱龍之臉色很白,腹部疼的他快要暈過去了,面前問她的這個女孩是他剛才在機場看到的那個女孩,他頭一分鐘還在驚詫女孩的柔弱,后一分鐘就進入了這個鬼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受傷了,你有沒有止血的東西?”

    朱龍之聲音虛弱的問著,他莫名其妙進入這個地方,他的行李箱明明在他手里,卻沒有帶進來,就算帶進來了,也沒用,他也沒有止血包扎的東西啊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于茗搖頭,進來她就發現了,她的背包和隨身小包包括口袋里面的手機都沒有帶進來,也就是說只有她本人進入了這個副本,但是鳳羽在,不過鳳羽沒用啊。

    朱龍之眼神微微有些低落,沒有止血的,他怕是也會像那兩個人一樣被放干了血吧。

    “等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于茗起身在屋里尋找,除了墻上的工具,并沒有別的東西,而地上除了那兩具尸體,只有血,也沒有別的。

    于茗想了一下,拿了墻上的斧子,鋸子,麻繩又回到了朱龍之身邊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可以不可以拿這些,但是那兩個人和朱龍之身邊都沒有這些,可他們死的死,受傷的受傷,而她不想死在這里,有東西防身更有安全感一些。

    朱龍之看著拿著東西回來的于茗有些無語,這實在和于茗的個人形象太不符合了。

    她說看看,卻抱著斧子,鋸子,繩子什么的回來了。

    這些能治傷?

    別開玩笑了,這些能傷他還差不多。

    于茗拿著東西走到朱龍之面前,把東西放下,看著虛弱的朱龍之,傷口不止血的話,朱龍之怕是堅持不下去,可現在沒有條件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傷口。”

    于茗撕開了朱龍之的衣服。

    朱龍之來不及反對,衣服已經被撕開,現在反對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傷口像是被什么劃開的,十厘米左右那么長,皮肉翻著,不過傷口并不深,現在也只微微出血。

    于茗檢查完朱龍之的傷口微微出了口氣,如果傷口很深,那么在這種情況下,朱龍之怕是要完。

    朱龍之的傷口已經基本不怎么出血了,看來并沒有傷到動脈,沒有傷到要害,傷口不深,在這種情況下,算是好事。

    朱龍之在于茗看他傷口的時候疼的斯哈了一聲,又有些尷尬,他還是第一次受這樣的傷,更多的還是震驚和害怕。

    于茗撕了她的短袖給朱龍之包扎,不包扎不行,不包扎朱龍之動一下都可能會讓傷口再流血。

    至于消毒,上藥,干凈的紗布什么的,這里什么都沒有,是別想了。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 太行水泥股东大会09年股票涨跌 陕西快乐十分今天开奖表 快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指数期货的概念 pk10人工在线九宫计划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走势图播放 湖北十一选五爱乐彩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同步走势图 北京快中彩规则 投资理财app 排列三和值跨度速查表 云南时时彩开奖 广西快乐双彩工具 2014幸运28预测软件 河内五分彩开彩结果历史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