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科幻小說 > 蒸汽后浪 > 第三十九章 矢車菊
    警方很快就派人來收拾法拉第研究所的殘局了,從頭到尾都沒有人來傳訊過浮士德。

    他知道這肯定是嘉寶從中起到了什么作用,否則光是亞楠街221號的密室殺人案,浮士德至少也要被警方傳喚過去做證人。

    兩名邪教徒死在了法拉第研究所那棟壓抑的破舊塔樓里,內廳中還留下了一片狼藉的野獸殘骸。

    鮮紅丑惡的場景,讓很多警察都不忍直視,控制不住地嘔吐起來。

    去警察局報案的也是嘉寶,浮士德和莉露露小姐兩個人一直在礁石咖啡館等候著少尉的歸來。

    光頭店長這次選擇店中品質最佳的咖啡豆,給兩人搖好以后,水面上精心描繪出一朵矢車菊的拉花圖案。

    藍色矢車菊是帝國的國花,像青天一樣湛藍,不長刺人的芒棘,原野中無需專人的照料,就能生長得非常好看。

    矢車菊有紫、藍、淺紅、白色等品種,其中紫、藍色最為名貴,藍色矢車菊還是帝國皇室的紋章之一。

    有些學者認為矢車菊象征著帝國國民處世虛心、謹慎,謙和之風的民族性格特點。

    但在浮士德看來,這種說法就很離譜,帝國的容克貴族大多傲慢又頑固不化,同“謙和謹慎”、“處世虛心”,可是一點關系都沒有。

    更廣泛的傳說,是傳聞皇帝的母親,在終結了諸侯時代的大解放戰爭時,曾因為一次戰役被迫離開首都。

    逃難途中,王后殿下的馬車壞了,她和孩子們停在路邊等待之時,發現路邊盛開著藍色的矢車菊,她就用這種花編成花環,戴在九歲的皇帝胸前。

    后來皇帝在大解放戰爭以后統一了帝國,仍然十分喜愛矢車菊,認為它是希望之花,便授意國會以矢車菊為帝國法定的國花。

    光頭店長問道:“浮士德先生已經解決所有的問題了嗎?”

    浮士德則從店長那里借來筆紙,他埋頭寫信,偶爾才抬起頭來回答店長的問話。

    “都解決了。維爾納先生是一位讓人尊敬的學者,帝國國民今后一定都會知曉他的名字和功績。”

    店長嘆氣道:“他真的已經死了嗎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節哀順變,老板。警方在法拉第研究所里找到了他的骨骸和衣物,雖然面容無法分辨,但從體型來看,應當不錯。”

    浮士德沒有說出更加具體的現場情況,因為警方找到維爾納先生的遺體時,他的半個頭顱已被始劍齒虎吃掉。

    礁石咖啡館的老板是維爾納·西門子先生的老同學,浮士德也不想給他增添悲傷和負擔,就輕輕帶過了這一頁。

    莉露露有點貓舌頭,她很怕燙,兩手捧著咖啡杯,小心翼翼地伸出粉紅色的舌頭,沿著杯沿試探了兩下,但又不敢真的去觸碰冒著水汽的咖啡。

    等她反復試探了六七次以后,才終于做好了心理建設,深吸一口氣,吐出舌尖輕輕沾了咖啡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!怎么這么燙!”

    店長詫異道:“這就是很平常的溫度啊,莉露露小姐是貓舌頭嗎?”

    浮士德委婉地說:“請恕打攪,莉露露小姐肯定是不善于喝咖啡。”

    莉露露被兩人看著,臉上微紅,垂頭喪氣地說:“我……我不是貓舌頭,我是咬到嘴了。”

    浮士德質疑道:“真的嗎?我不信,明明就沒看到你咬到嘴巴。”

    “咬到里邊的位置!為什么要被你看到?”

    “哈,莉露露小姐說什么就是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嘖、你這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流人家的使女,可不要忘記了稱呼呀!”

    莉露露狠狠咬牙,這家伙、這家伙,還觍著臉說什么上流人家嗎?真是不知好歹啊!

    “還說什么上流人家,欠了那么一屁股的債……”

    浮士德單手抓起杯柄,喝下咖啡笑道:“莉露露小姐總是嫌棄我負債累累,那以后我們可要省吃儉用了,原來說好的請你吃飯、給你買衣服,肯定是也沒有辦法實現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人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要忘記稱呼呀。”

    莉露露小姐忍耐著惱怒的心情,兩手抱起變涼的咖啡,一口喝下去大半:“少爺、少爺、少爺,你滿意了嗎?”

    浮士德接著寫完自己的信件,他把信紙放進店長拿來的一只白色信封中封好。

    莉露露有些好奇:“這是給誰的信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給嘉寶少尉。”

    “給那家伙?那家伙馬上就要過來了,有什么話直說不好嗎?”

    “莉露露小姐呀,不要用那家伙稱呼別人,這有辱浮士德家的門風啊。總之世界上有些話,是不方便直說的,所以才有信紙這種東西。”

    莉露露透過礁石咖啡館的透明玻璃窗,已經看到嘉寶少尉正從外面走進來。

    “浮士德少爺,難道是喜歡她嗎?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!”

    浮士德直接把一口咖啡吐了出來,他連忙向店長道歉,幫忙擦著吧臺。

    “嘉寶少尉?這怎么可能!信里要說的是要緊事呀!”

    “要緊事?浮士德先生、莉露露小姐,還有什么要緊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嘉寶少尉推開店門走了進來,店門內側懸掛著的餐單晃了兩晃。

    她闊步走到吧臺前面,直接坐在了莉露露的身旁,還很隨意地將右手搭在莉露露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莉露露小姐,不要擔心了,警方那邊的所有事情我都處理好了。還有什么要緊事?”

    莉露露肩膀上被嘉寶碰到的地方,全都刷的一下炸起汗毛。

    她最害怕的就是嘉寶女士動手動腳,一看就是不安好心,常常讓莉露露有種被冒犯到的感覺。

    浮士德將封好的信件交給了嘉寶:

    “少尉閣下,這封信里寫有其他關于此次事件的內容。等到你回到防剿局后,再打開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嘉寶稍稍遲疑,但還是接過了那封信件。

    她看了信封兩眼,沒有研究出什么門道來,就隨手把信件踹到了制服胸口的便攜口袋里。

    浮士德跟著又問道:“距離五月七日的結束,還有幾個小時,少尉閣下,你認為這一次五月八日會到來嗎?”

    嘉寶打哈哈說:“這肯定沒問題,事件都解決了,兩個邪教徒也都被你殺掉了,時間循環肯定是黑彌撒教團搞的鬼,現在這種情況,五月七日當然會結束了。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八十年代以后,帝國開始推行社會保險立法,強制對所有雇傭勞動者實行統一、平等的社會保險。宰相推動了《疾病保險法》的通過,礦工、農工、仆役、船員、教師等,都必須進行強制保險。

    九十年代,國會又頒布了《意外事故保險法》,保險法由雇主承擔,賠付金額按照法律規定,包括免費醫療保險、現金撫恤、死亡喪葬等。

    去年帝國又頒布了《傷殘及養老保險法》。

    ——宰相《以社會福利促社會控制》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官方下载 2018平码固定算法公式 大冷股份股票最新消 福建11选5前三八卦图 易点策略 青海省体育彩票11选五 彩票快乐10分口诀 英国极速赛车开奖网 p2p理财哪个安全可靠 广东36选4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山东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 甘肃11选5软件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下载北京快三助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