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名門掠愛:冷少的契約新娘 > 第37章:錯不在她,為啥道歉!

被唐美嘉打了一巴掌,力道很重,所以到現在臉頰上還在紅腫著。

回到教學樓,顧小曼先去了一趟廁所,然后用涼水冰敷了一下臉頰的紅腫。

雖然用處不大,可是起碼能夠讓那種刺痛消減幾分。

沖了一會兒涼水,可是紅色依舊明顯。

正想著怎么辦的時候,剛好一旁的隔間出來一個女生,拿著氣墊補妝。

看了眼女生手里的氣墊,顧小曼猶豫了一下,然后終于鼓足勇氣開口。

“不好意思同學,我能借你的氣墊用一下嗎?”

“借氣墊?”女孩一臉難堪的看著她。

顧小曼趕緊解釋道:“不不不,你可以捏出在你手上給我就可以,我不會直接用的。”

上下打量著顧小曼,一身的名牌衣服,可是臉上卻浮現出來一個巴掌印。

女孩猶豫了一下,隨即將氣墊遞給顧小曼,“沒事,你用吧。”

看著女孩這么大方的借給了她,顧小曼連連點頭,“謝謝,謝謝。”

雖然女孩這么說了,但是顧小曼還是沒有真的直接用在臉上,而是沾了一些捏在手背上,然后對著氣墊的鏡子,然后一點點的蓋在了臉上。

看著鏡子里的巴掌印被蓋住了,顧小曼才連連的道了謝之后將氣墊還給了女孩。

回到班里的時候,老師還沒有來。

顧小曼找了個比較偏卻比較靠前的位置坐下。

最近的事情比較多,加上最近的課程確實有些難,她已經好久沒有好好復習一下,所以坐下后,顧小曼便拿出課本跟筆記開始復習一下上節課的內容。

結果,剛看了一會兒書就有人跑過來說何主任找她。

這個時候何主任找她肯定是為了之前她跟吳潔發生矛盾的事情。

嘴角冷揚,顧小曼合上書本,然后出了教室。

金融系教導處辦公室。

一臉厭惡的看著站在辦公桌旁的顧小曼,何主任的手指著桌面,聲音冷厲的吼道:“顧小曼!你看看哈!你干的好事!”

說著,便將面前的一張紙直接朝著顧小曼的臉上甩來。

‘嘩啦’一聲,紙張劃過臉頰,有時候紙張尖銳起來是可以當做兇器的,只有力度夠了。,

就像是現在,一張A4紙在她臉上劃過,顧小曼的右臉頰便直接被滑出了一道傷痕。

‘嘶~’倒吸一口涼氣,顧小曼直接的側臉一陣劇痛。

來不及反應,紙張落地。

看著掉在地上的紙張,何主任冷哼一聲:“愣著干嘛!還不撿起來。”

鼻頭一陣酸澀,顧小曼深吸一口氣將心里的那股苦澀壓制下去,咬著牙然后彎腰將地上的紙張撿起來,果然,在紙的一角上看到了一抹殷紅。

用手背擦拭了一下右臉被劃過的地方,果然已經破了。

眼眶中與淚水一起積蘊的還有憤恨在流轉。

握著紙的手不斷收緊,隨著紙張出現褶皺,顧小曼緩緩站起身。

在看到顧小曼臉上的劃痕時,何主任也愣了下,不過瞬間就被她掩飾了過去,依舊帶著怒意的用手指戳了戳顧小曼手里的紙張,“你自己看看,這是吳家的發來的律師函,你說吧,該怎么辦!”

律師函?

低頭看著紙上的內容,是吳家狀告學校的律師函。

什么意思?

吳家這是想做什么?

難道他們是想……

“我跟你說,那天我讓你去給吳潔道歉,只要你道了歉之后,這件事情就這么了了,但是您是誰啊,您可是金融專業的第一名,您可不能低頭!

現在好了,你的尊嚴值幾個錢,你看看,現在吳家直接來告學校了,我跟你說,這件事最后的解決方法就是把你開除!”

“開除!”顧小曼驚恐的抬起頭,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何主任,連連搖頭,“不不不,不要啊,何主任,為什么要開除我?這件事情都是吳潔先動手的,是她先誣陷我的,為什么要開除我?”

一開始被打也好,被劃破了臉頰也好,顧小曼都沒有覺得委屈,可是在聽到要被開除之后,強忍的淚水終于忍不住了。

晶瑩的淚珠在眼眶中不停的打著轉。

終究是女人,在面對顧小曼這么一臉委屈懇求的望著自己的眼眸時,何主任心里也是一陣不忍。

可是,再不忍何主任心里也清楚,這件事情最后的解決辦法就是要把顧小曼開除掉。

江城大學從來不缺成績優異的學生,但是從來缺的就是贊助!

作為江城的橡膠王國的吳家,每年對于江城大學的贊助都是七位數加的。

所以,兩害相權取其輕,兩利相權取其重,最后就算是再怎么商討,最后顧小曼也只能會是犧牲品而已。

除非顧小曼身后有更加雄厚的金主在。

看著顧小曼臉上就算蓋也蓋不住的巴掌印,就她這樣,肯定不會有比吳家更雄厚的緊張了。

“你說怎么辦吧。”何主任清了清嗓子,將心里的那些惋惜拋掉,然后冷眼的看著顧小曼質問道。

咬著下唇,顧小曼看著手里的律師函,過了片刻,深吸一口氣,顧小曼將律師函放在辦公桌上,然后對上何主任的眼神毫不氣弱的說道:“主任,如果我真的違反了學校的什么規章制度,我愿意接受懲罰,但是就像是你說的學校為了平息這件事情就開除了我,我是不會接受的。

而且,這件事情就是真的上了法庭上之后我也不怕,在場那么多人都看著,這件事情是吳潔先誣陷的我,而她摔倒只是一個意外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說這番話的時候,顧小曼的腰板挺得筆直,絲毫不在意她說完這番話之后,整個辦公室里瞬間凝結的氣氛。

何主任的鼻孔不斷的收縮擴張著,怒火在眼底積蘊著,恨不能下一秒就直接抬手照著顧小曼就是一巴掌。

可是,此刻她不能!

就算是她的心已經倒向了吳家了,可是她卻不能真的做的這么明顯。

深吸一口氣,何主任冷笑一聲,“好!好!非常好!”一邊點著頭,何主任一邊憤怒的說著,“那你就等著被開除吧!”

說完,何主任便指了指門口,“行了,你走吧。”

顧小曼轉身朝著門口走去,結果剛走了兩步卻忽然一頓。

轉過身,顧小曼看著桌上的律師函,問道:“何主任,我能再看一下這個律師函嗎?”

連頭都懶得抬,何主任直接擺手,“行了行了,你自己看吧。”

重新拿起律師函,顧小曼的另一只手卻悄悄的從口袋中掏出手機,然后打開相機。

無聲的快門按下,然后收起手機后將律師函再次放下。

轉身走出辦公室,顧小曼趕緊掏出手機看了眼自己拍攝的照片。

紙張跟何主任都被拍了進去,干好紙張上的血漬明顯。

調整相機前置攝像頭,顧小曼又把自己臉上的傷痕拍上之后,才下了樓。

剛把臉上的手指印蓋住,結果又多了一條血痕。

她今天到底是踩了什么狗屎運!

這張臉真的是歷經磨難!

用涼水清洗了一下傷口,上課鈴就響了。

沒有辦法,顧小曼便只好趕回班級,等到下了課去醫務室處理一下。

好在傷口不深,洗了一下之后,傷口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看不清楚。

回到班級的時候,剛好年過半百的教授的走到門口。

這個老師是學校的老教授,而且對于學業很嚴謹,尤其是在課堂上的紀律啊,以及出勤率。

看到顧小曼老遠跑了過來,老教授的臉上立馬露出了一抹不高興。
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