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玄幻小說 > 修仙十萬年 > 第二百二十九章 庸醫
    “真的?”
    劉雨汐臉色一驚,當即驚喜的說道:“如果真是那樣,我就原諒你。”
    說罷,有一些臉色俏紅,浮現一抹紅霞,連忙低下了腦袋。
    “不過。”
    陳安搖了搖頭苦笑,旋即,眾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陳安的身上。
    “不過什么?”
    劉東強連忙上前,看向陳安,不解的問道,心頭有些焦急和惶恐。
    “什么呀?”
    劉雨汐臉色浮現苦楚。
    自己坐在輪椅多年,自然是不愿聽到什么噩耗,或者其他的壞消息。
    “就是,你這滿頭銀發,我無法幫你變黑。”陳安搖頭苦笑道。
    “或者說,我現在實力不夠,等哪天我實力足夠強,也許能做到。”
    “沒關系。”
    劉東強一笑,哈哈說道:“可以染發,若雨汐喜歡白發的話就留著。”
    “討厭白發,就是它這么多年折磨我,讓我看起來像個瘋子。”
    劉雨汐恨恨的說道,咬牙切齒,對于自己的滿頭白發,心生憎惡。
    “不。”
    陳安搖了搖頭,認真的說道:“劉雨汐頭上的白發,除非用強力逆轉,逆轉乾坤,顛倒陰陽,破除她身上的禁忌方可。”
    “因為她頭上的白發是上天的嫉妒,所以無論用什么樣的染發技術,是無法將她的頭發染成黑色的。”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名中老年男醫生,身穿白大褂,留著長長的胡須,臉頰上浮現一抹冷笑,沖上前來對著陳安冷笑道。
    “胡扯。”
    “你說的話,簡直一派胡言,毫無章法,難道你以為自己是神仙不成?”
    “什么顛倒陰陽,逆轉乾坤?那根本就是小說中的世界。”
    “請你清醒點,認清我們現實的世界,都講究科學的。”
    語氣中充滿鄙夷。
    醫生名為劉慶,看向陳安的目光,充斥著濃郁的嘲諷之色和戲謔。
    “哦?”
    陳安扭頭看向對方,無奈的笑了笑,對方不過普通人,如何知道仙家手段?
    隨即,陳安不在計較。
    而劉東強這時也上前幾步,笑著說道:“大家不要生矛盾。”
    “劉醫生,這么多年來,你一直無法治好雨汐的病,我不怪你。”
    “因為她的病,和常人的病痛不一樣,這陳先生是我請來的,他能夠治好雨汐的病。”
    劉東強語氣雖然客氣,說話委婉,但仍然蘊含著一絲威嚴和對劉慶的不滿。
    “劉董。”
    “你要相信我,就算不能治好小姐的病,我也能為小姐續命。”
    “但是眼前這個人顯然不是醫生,他就是那江湖郎中,那些騙子,你怎么能讓這樣的人為小姐治病呢?”
    “會害了小姐的,劉董,請你三思。”
    劉慶眼中浮現一絲陰霾,不過一閃而逝,看向陳安的目光有些敵意。
    他劉慶在乎的并非陳安是不是醫生。
    而是,多年來,他在劉家聚攏了大量財產和人脈,頗受尊重。
    這么好的職業,他可舍不得丟。
    但是陳安的到來,讓劉青感覺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脅。
    “不要再說了。”
    劉東強搖了搖頭,擺了擺手,示意對方安靜。
    旋即,劉慶眼中那一抹陰霾,更加濃郁,但也不再說話。
    “好的,劉董。”
    說完,劉慶喜笑顏開,賠笑道。
    劉慶此人深諳溜須拍馬之道,拍馬屁往往能拍到點上。
    這也是為什么,劉東強多年未辭掉此人的原因。
    旋即,劉東強對著陳安拱了拱手說道:“陳先生,現在可以開始了嗎?”
    “身為雨汐的父親,這么多年,我很自責,有著龐大的財富,卻無法拯救自己的閨女,從未見過她站起來的模樣。”
    這時,陳安點了點頭說道:“把所有藥材準備好,可以開始了。”
    旋即,劉東強揮了揮手,幾個傭人將大量藥材抬了上來,與此同時,還有幾人抬上了一個碩大的木桶。
    木桶宛若盛水的大缸。
    “燒水。”
    陳安看向幾個傭人,說道。
    隨后,那幾人便將大缸架在了鐵架子上,然后就要點火。
    陳安搖了搖頭,阻止道:“不要亂動,火焰我自己來說。”
    “好好。”
    劉東強揮了揮手,認真道:“事情做完,你們幾個先下去。”
    “梅姨。”
    緊接著,為首的梅姨,便帶著幾個傭人走了下去。
    “叱!”
    陳安一聲爆喝,手捏道訣,猛然打出一道眾人看不懂的詭異印記。
    這道印記憑空出現,以陳安的手指為引。
    旋即,陳安屈指一彈:“去。”
    嗤的一聲。
    陳安手中的道訣,直接化作一道火光,沒入到了大缸鐵架的下面。
    轟的一聲。
    火焰燃燒,那一道火光化作火海汪洋,在裝水大缸下面燃燒了起來。
    不久,大缸內的水開始沸騰起來。
    旋即,陳安屈指一彈,一道劍氣激射在那火焰之上。
    火焰的旺盛程度減小,大缸內沸騰的熱水開始平靜下來。
    但是大缸內的溫度依然不低,常人進去怕是會被燙成熟肉。
    緊接著,陳安伸手一抓,那大量的藥材被陳安分辨出來。
    隨后,陳安雙手憑空一捏,大量的藥材全部被陳安捏成了粉碎。
    呼呼。
    這些藥材全部掉進了大缸的沸水之中。
    陳安雙手按在了大缸上面。
    不多時,大缸里面的水變成了漆黑色,但卻散發著淡淡的余香。
    大缸里面的水開始不斷的旋轉起來,呈旋渦狀。
    此時,藥材全部融入水中,化作藥浴。
    陳安抬頭看向劉雨汐,指了指大缸說道:“進去吧。”
    “啊?”
    “你想燙死我?”
    劉雨汐臉色一驚,狠狠的瞪向陳安,冷然道:“你是想伺機尋仇?”
    “報復我?”
    “我不去,打死也不去......”
    “陳先生?”
    “這......會不會太熱了?”劉東強愛女心切,自然健康的閨女進入這么熱的水中。
    陳安搖頭苦笑:“不,她不但要進去,還要趁熱進去。”
    “而且還要待很久,至少半個小時。”
    “半個小時過后,她就可以站起來,和常人無異。”
    說完。
    劉雨汐有些異動,自己堂堂大美女,青春期都不知道怎么過。
    本來最美麗的年紀卻癱瘓在輪椅上,任誰心里也不甘。”
    “怎么?”
    “怕了?”
    陳安看向劉雨汐,問道。
    “不怕。”
    咬了咬牙,劉雨汐雙眼一瞪,認真的說:“我進去不會死吧?”
    “因為我在,即便是刀山火海,也可保你性命無憂。”陳安認真說道。
    “好。”
    劉雨汐揮了揮手,梅姨幾人便走了上來,抬著劉雨汐。
    就準備放入大水缸中的時候,劉東強的私人醫生劉慶快步上前,連忙擺手阻止道:“劉董,我劉慶行醫多年。”
    “我是受祖上祖訓,行醫者,救死扶傷,心存仁心,濟世為懷,但絕不可能病人性命開玩笑。”
    “你且看這小子,他用這么熱的水,來浸泡小姐的身軀,小姐的萬金之軀,身體生病正值羸弱,如何能受得了?”
    “這,簡直就是赤裸裸的謀殺。”
    “這?”
    劉東強搖了搖頭,有些為難說道:“劉醫生,你別說了。”
    “雨汐的命都是陳先生救的。”
    “上半年的時候。”
    “雨汐病重垂危,沒有多少歲月可活,我求到陳先生頭上,是陳先生出手,保住了雨汐的性命。”
    說完。
    眾人紛紛點頭,表示認可劉東強的話。
    這個時候,劉慶上前連忙擺手,苦笑道:“劉董你有所不知。”
    “上半年的時候,我當時用那種特殊的針灸之法,對小姐無害,有著試探之意。”
    “沒想到,我用了此法之后,小姐的性命果然得到了延長。”
    “這樣?”
    劉東強有些模棱兩可。
    “信我可活,不信就隨緣。”陳安看向劉東強,等待對方做決定。
    “不信我的話,今天你也沒有必要請我來,我說的可對?”
    “小子,你放恭敬點。”
    刑老快步上前,站在劉東強身邊,警惕的盯著陳安說道。
    “無聊。”
    “上半年我已經敗了你一次,你怎么不長記性,還出現在我面前礙眼?”
    陳安撇撇嘴,無奈說道。
    “哼。”
    刑老臉色陰沉。
    “你進步的同時,我也在進步,現在的我,未必不是你對手。”
    說罷。
    陳安對這刑老勾了勾手指,笑道:“你出手,我看看你的斤兩。”
    緊接著,刑老一怒,踩著虛幻的步伐,一個疾步沖上前,一掌朝著陳安拍來。
    呼哧一聲。
    破空聲傳出。
    陳安則是站在原地,絲毫未動,只是淡淡的看向眼前老人。
    “狂妄。”
    見陳安無視自己,邢老不由更怒。
    加大的力度。
    只見,刑老的手掌即將接觸到陳安的時候。
    陳安朝前踏出一步,雙手負在身后,沒有任何動作。
    砰的一聲。
    陳安身上迸發出天地大勢,這天地大勢迸發出來,好似與天地融合。
    大風起兮云飛揚。
    “回去。”
    陳安只是淡淡的看著眼前沖來的老者。
    只瞬間,老者手掌沒拍在陳安身上,排在了陳安身上那股氣勢上。
    砰的一聲。
    刑老直接被震退出去,臉頰之上浮現一抹慘白。
    陳安并沒打算傷他,所以邢老并沒受傷。
    只是,這個時候,邢老起身苦笑,笑容有些凄慘:“沒想到半年過后,你竟然已經成長到了這種地步。”
    “即便是普通宗師,也不是你的對手了吧?”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