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科幻小說 > 非酋變歐之路 > 第一百章 流言
    世子聽了之后思索了一下,他做事難道不是為了名嗎?不一定!賀琿有些遲疑地想,畢竟他也希望自己的大名能夠讓異族人十分忌諱,這應該也算是為了求名。

    至于不為利這一條更加是比較扯,邊城的兒郎們一個個是提著自己的腦袋作戰,難道竟然沒有什么好處可得嗎?想想也不可能,他自己都不會相信這個說法,只會想著拿到錢財后回家和家人歡聚。

    這么一想后賀琿一下子明白過來,因為有克妻這個名頭在,他不怎么和人交往,一向專注在行軍打仗上,對于人心并沒有太多的了解,剛才才會有些迷惑。

    燕王看看長子,知道兒子現在算是終于走上正常的路,那么就要把畢竟欠缺的地方補足,軍中更在意個人的能力,而其他地方更多一些虛頭八腦的東西。

    尤其總是有人會給人挑刺,抓住別人的錯處沒完沒了。燕王很反感這種人,要知道做事的人總是會出錯,那種什么時候都不會出錯的人往往是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做,那么絕對會沒有錯誤,而這種人就是一張嘴叭叭叭說個不停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讓他在內心深處一開始就比較偏著陶家,但作為燕地最高的執政者,很忌諱站隊那一方,最好的方法是不站隊,作為一個仲裁者,只能在和大兒子說話時露出來一部分,因為長子是他的既定繼承人。

    賀琿聽了之后看了一眼燕王,他自然看出來父親的偏向,也不得不承認父親的話很對,這個發現令他的心里不知道為什么有些咯噔一下,因為他想起來一件事。

    作為世子的他自然見到陶家那些種田的人,還知道他們也許不怎么會怎么戰斗,但會種田,這一次秋收后特意和其他土地上的收成做了一下比較。

    發現經過陶家人注意種植過的畝產增加了幾十斤,看上去并不怎么太多,但賀琿心里卻是驚訝,因為這不是一畝地的問題,而是好多畝的問題,要知道陶家名下土地的數量還不夠多,看不出來這一次秋收增產多少。

    要是燕地的土地都是按著陶家方法去做會怎么樣?他曾經聽說陶家大娘子說過,就算是可以買到糧食,也要好好種田,因為萬一有一天買不到糧食怎么辦?所以一定要有自己的能力種好糧食。

    聽到這些話后賀琿心里是有些不怎么太高興,因為她的話太有道理,反而讓他感覺有些令人感覺不好,她占據他的生活中太多的方面。

    “所以,在我看來陶家大娘子所作所為很不錯,要是有人說這是沽名釣譽,那么我寧可有更多的人去這么沽名釣譽做好事。”燕王說。

    這是他的真心話,在他看來陶家人的品質挺好,能夠做出很多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,他希望自己的兒子不要苛責陶家人,按說他應該對陶家有些親近才對。

    但燕王他察覺出來兒子在談到陶家時竟然帶著幾分微妙的情緒,有些好奇兒子為什么對陶家帶著點敵意,按說不應該,陶家很少來麻煩他們,不是那種死皮賴臉的人。

    燕王想到一種可能性不由想要笑,因為他感覺出來兒子心里的這個敵意有些微妙,而燕王想起來幾十年前,十分年輕的他也曾經有過類似的敵意,還是對著自己的兒子,被妻子知道后好一通責罵。

    這一刻的燕王微笑著眼皮下垂,回憶起了過去的那個時刻,那時候的他還是年輕的父親,和妻子是一對恩愛夫妻,但后來發現妻子生下兒子后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直線下降,這讓他對兒女這種生物既喜歡又有些嫉妒。

    喜歡孩子們是源于血緣上的親近,這是做父親的本能,他愛自己的兒女,可又發現那些小東西竟然想要獨霸娘親,甚至連自己一靠近就要嚎啕大哭,讓他不得不偷偷摸摸和妻子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段時間里他心里忍不住想要把那些小東西踢出去,后來還是妻子在中間起作用,漸漸兒女們都接受了父親的存在,但他心里還是記得那微妙的妒忌。

    想不到在今天竟然發現兒子也有類似微妙的感覺,只怕兒子感覺自己在妻子的心里地位太低,才會這么幼稚吧?哈哈哈!現在的兒子才像是一個真正的人,之前的他太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王爺故意裝作沒有發現兒子的心態,首先他相信兒子不是那種走歪門邪道的人,他會調整好自己的心態,這是燕地未來執政者一定要有的能力。

    當然燕王也是相信自己家的兒子,就算是賀琿的心里很嫉妒,但還是會努力修正自己心里的想法,會給陶家人一個比較公正的判斷。

    另外他也理解兒子的心理,畢竟他小小年紀就跟著自己上陣,一路上都是打打殺殺,以至于后來有人說他煞氣太重,出現了克妻情況,導致長子很長一段時間里就一直是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現在娶妻后自然是對妻子看的比較重,可是兒媳這人屬于那種比較重感情的人,陶家對她幫助甚多,所以一定會很惦記著陶家,才會讓兒子心里十分妒忌,這種幼稚的行為導致大兒子的判斷是有些失誤。

    王爺想了一下,決定不讓他在幼稚下去,就專門坐下來認真地和長子交談,他可以有兒女情長,但更多是要大格局,陶家這一家人絕對要攏在手上。

    他因為和兒子在一起不需要掩飾自己的思想,就說出來自己的想法:他們應該支持陶家,這是很有良心的家族,也是有本事的人,萬一人家不高興走人怎么辦?

    在燕王問出來這句話后賀琿聽了之后,后背出了一些冷汗,因為他很明白陶家的人都不是一般人,不單單是三郎,五郎跑到遠煌城是軍政一把抓,做的很不錯,而陶家最厲害的人應該是陶家大娘子,

    所以他作為賀琿可以吃陶家大娘子的醋,但作為燕王世子卻要知道對方的厲害,好好拉攏對方,而不是像這段時間一樣和妻子慪氣。

    看著若有所思的兒子,燕王點頭,輕輕捋捋胡須,瞇縫著眼睛想事,這一次作為燕王的他之所以會這么做,是因為他感覺燕地似乎有一股妖風出現。

    有一波人仿佛在挑起燕地人之間的矛盾,既然是有人在挑事,不如仔細看看是誰在作怪?一想到大兒媳給遞過來的消息,燕王就是大怒,怎么也沒有想到看著風平浪靜的下面還有著湍急的漩渦。

    這些人真的可惡,應該一直在燕地搞事,只是之前的他們并沒有發覺其中的問題,想不到嫁入燕地的大兒媳倒是很有幾把刷子,竟然發現了一些端倪。燕王才會趕緊讓兒子不要鉆牛角尖,不讓兒媳真的是怨上兒子,那就很不好。

    世子聽完父親的話后仔細思考一番,作為一個軍中任職的男人,他一直喜歡自我檢討,他發現自己在這一次的事情里表現的不夠成熟。

    他回憶了一下,很快就想起來之所以會這樣的原因,他發現在世子妃眼里陶家大娘子的地位比他都高,這讓世子有些吃醋。

    感覺陶家大娘子和自己妻子的關系太好,妻子出嫁燕地后作為女官是要跟著,但竟然帶著家人一起來燕地,這就有些過了點,這完全就是鼎力相助。

    怪不得自己媳婦會念念不忘,在很多時候都是說陶家姐姐如何好,讓世子心里不怎么爽快。一個女子竟然比正牌夫君還是有牌面,怎么看都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另外還有一個問題,那些跟著世子妃過來的侍衛們對凌霄有好印象的不怎么太多,感覺堂堂男子漢被一個女人壓制住有些氣憤。

    即使這一路上多虧陶家的領導才保住大部分人的性命,但他們還是很不滿,陶家放權后還是感覺不怎么太好,甚至有人專門聯系了被陶家救助的人,想讓那人說陶家的壞話,

    那個反骨仔就說陶家太摳門,到達燕地后就要打發了那些孤兒,最后只給一些錢財,和陶家子弟比差了很多,陶家大娘子就是一個假惺惺的人。

    這些消息傳進賀琿耳朵里,有些看不上凌霄,因為他原本心里就有些吃醋,被人一說,就想找到陶家女的一些缺點,想要妻子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事實上這段時間里燕都對凌霄的議論,有不少唱衰的,畢竟陶家掌握了往南去的海路,甚至能夠搞到大量的糧食,這一點令人有些側目。

    后來又把海圖貢獻出來,讓陶家在燕王面前好好刷一遍存在感,這怎么不令其他人想要把陶家拉下來,最好的辦法就是扭曲現實,打倒陶家。

    既然燕王比較贊賞陶家,那么不如去試試在世子那里搞事,說些似是而非的話,比如說陶家大娘子之所以沒有出嫁是因為她喜歡的人是女的,也就是說......

    當然這個說法被世子知道后直接暴力鎮壓了,賀琿見過凌霄,自然是知道對方屬于那種很有水平的人,和妻子根本就沒有那種關系,事實上妻子身邊的人知道大罵,因為她們兩個人根本就是清清白白。

    但不違言的是世子接到了不少陶家很差的消息,他倒是不怎么相信,但想著利用這個機會讓陶家人遠離自己的妻子,就有些放任對方。

    事實上衛隊的人有些感覺陶家人太過強勢,但不得不承認要是沒有陶家人的領導,只怕死傷的人太多,他們這些人也不知道能有幾個活過來。

    僅僅這一點,就讓有良知的他們不會說陶家人的壞話,但因為衛隊上的人一直以來屬于同一個團隊,就算是知道不對也沒有站出來反對。

    還有人專門找那個心里對陶家很不滿意的孤兒,許下很多條件后就有不少壞的消息傳出來,什么苛待孤兒,到了燕地里就像是打發叫花子一樣打發掉他們。

    而大部分跟著過來的孤兒在十八娘出家后,和五郎一樣有了自己的發展方向,他們大都不在燕王府所在地,根本就無法平息這個流言。

    很多人知道所謂的消息后都是人云亦云,紛紛在后面傳話而已。當然大部分人都知道這個消息,反而陶家自己的人因為蹲在家里不怎么聯系其他人,倒是不怎么知道。

    世子聽說后就去看了一眼那個人,就發現他看上去活得是十分滋潤,他問了一下情況,有明眼人根本就不認同苛待孤兒這個傳言。

    因為大家沒有眼瞎,那個孤兒說上去很可憐,但從一開始就是那種一看日子過得很不錯的人,他有著自己的馬匹,穿著衣服、皮甲、武器都是比較新的,這是一般人家都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另外說苛待他,整個人長得是身高體重都是富裕人家出來的,甚至后來大家一問像是叫花子一樣打發,后來才知道大約是一百兩銀子。

    事實上燕地分家,能夠給一百兩就是挺好的,那還是自己的爹娘,而一個孤兒,竟然被分到這么多,簡直就是太有良心了。

    事實上在流言被傳播后很久后,大儒才知道這個傳言,他到了燕地后感覺太冷,基本上在家里讀書,沒有和外人交流,也是知道得太晚。

    聽了之后大怒,要知道他自己親自看著陶家怎么對待那些孤兒的,而后來又是怎么一回事,就特意找了給機會說出對陶家的想法。

    所謂苛待孤兒是不存在的,當初陶家在逃出災區后有些孩子就沒有人撫養,是陶家出錢養活了那些孤兒,甚至都沒有讓他們簽賣身契,還是屬于自YOU人。

    按說陶家和他們沒有任何關系,頂多是同鄉的關系,能夠做到這一步的人真的很少。大儒問了一下別人,有幾個能夠做到任好多個沒有任何關系的人住在自家?

    還有讓小孩子下地干活,誰家孩子不應該下地干活?就連陶家的三郎五郎都要下地,為什么到他那里就是苛待?白吃白住這些年,馬匹、兵器、盔甲都是陶家給予的,還有一百兩銀子左右的財產分給他,陶家怎么對不起他?

    大儒對那個出聲的孤兒很不滿意,因為他深受陶家的恩惠,竟然出聲說陶家不好,他的人品有問題,經過這一次大儒的反擊,燕王府附近的流言算是終止,

    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 河北11选5官网下载 甘肃省11选五遗漏 股票涨跌怎么看 河南高频11选五开奖结果 股票大盘走势图怎么看 75秒极速赛车是谁开的 湖北快3推荐号码 黑龙江22远5走势图 互联网理财平台哪个好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七码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基本图 斗地主玩法教程 众晟商务股票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