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修真小說 > 一劍斬破九重天 > 四六三、莫要教壞了孩子
    萬畝碧波之上,光彩滟滟如晝!

    峨眉和太乙宗的斗劍,已經到了第七場,這一場是玄德道人親自出手,憑著祖師所傳的南螭北驪雙劍,一赤一黑兩道劍光,把對手殺的汗流浹背。

    眼瞧這一嘗,就要有驚無險的峨眉大勝。

    玉陽道人心頭不爽,這一次金丹境的斗劍,太乙宗自忖勝算極大,把雷霆霹靂四口劍取了出來做彩頭,卻已經被峨眉贏回去兩口了。

    如果玄德這一場贏了,就是第三口,盡管峨眉也輸了兩場,還是讓玉陽道人十分之不快。

    玄德笑吟吟的一劍橫拍,把對手的妙化天訣破去,打了一個稽首,笑吟吟的說道:“道友承讓了。”

    玉陽道人召回了黯然失神的同門,把一口白雷拋過,淡淡說道:“玄德掌教好劍術!”

    玄德笑吟吟的說道:“不過是僥幸罷了。”

    他捧了白雷劍回歸了隊伍,交給了自家夫人身邊的尚紅云,微笑說道:“看著師叔伯們,為你奮力廝殺,奪回雷霆霹靂四口仙劍,有什么感想?”

    尚紅云明眸含淚,低聲說道:“弟子下次絕不會讓這四口飛劍有失,若是再有失落,必然以性命相償!”

    玄德嘆了口氣,說道:“師父是告訴你,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,你這個蠢腦子,想到什么地方去了?你死了,師門的仙劍真就是再也找不回來,你若是能逃了性命,只要肯努力修行,遲早有一日,不要說咱們本門的飛劍,就算看上哪家哪派的飛劍,也是說要過來,就要過來!”

    晉成仙子埋怨道:“莫要教壞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玄德呵呵一笑,再不說話,卻盯著太乙宗,想要看對方又派誰出戰,是否會以最后一口紅靂劍為賭注。

    王崇和葵花和尚,遠遠的看了一回斗劍,都頗贊嘆,葵花和尚說道:“峨眉的劍術果然天下奇絕,陰定休老道十分不俗。”

    王崇笑道:“毒龍寺一脈,亦是劍術大家,陰陽天符劍別辟蹊徑,也不輸給峨眉任何一路劍術。”

    葵花和尚雙眼一亮,問道:“道友可曾修煉本門劍術?”

    王崇頓時有些尷尬,他在天道之痕學了入道二十四式和陰陽天符劍,但前者還真下了一番苦工,后者就真沒怎么修煉過。

    入道二十四式乃是通法,任何道法都能催動。

    陰陽天符劍乃是玄天正法,須得有玄天禁法的修為,才能修煉。

    王崇的山海經是五行正法,沒法運使玄天一脈的道法,至于他天符書的道法,已經好久沒有修行了,畢竟山海經修行,已經頗辛苦,耗去了幾乎所有精力,實在沒得更多的旁閑工夫。

    葵花和尚心道:“他是吞海玄宗弟子,不會兼修本門的道法也不奇怪,但師父的慫恿,還是得奮力一番!”

    當下這位毒龍寺的“二當家”,就笑吟吟的說道:“如今我師父,對陰陽天符劍又有了一些參悟,小僧愿意跟道友做些交流。”

    王崇叫了一聲好,葵花和尚就侃侃而談:“玄天禁法乃是六圣禁法之一!即便是六圣禁法,也僅有太清禁法,大羅禁法能與之相媲美。”

    “然則我們毒龍寺也未能收集齊全,只得四十一種玄天禁法,我師經過諸般推演,選定了三十六種,以為天符劍的憑依。”

    當初鐵犁老祖所傳的陰陽天符劍,略略粗糙,此時葵花和尚一一分解,王崇頓時有豁然開朗的感覺,他悉心求問了一番,自覺日后若是修行,必然再無窒礙。

    同時他也發現,毒龍寺一脈居然不通辟魔金光咒,便把此法傳授了葵花和尚,葵花和尚頓時大喜,叫道:“本門的陰陽天符劍,始終是一股劍氣,劍質略差,有了此法,便可淬煉劍質,威力何止倍增!”

    王崇的幾種玄天禁法,都是傳自西山風雨圖,恰好這幾種毒龍寺都無有,尤其是辟魔金光咒乃是至為關鍵的一環,足以讓陰陽天符劍也有煉質之妙。

    王崇和葵花和尚交流法術,峨眉和太乙宗的斗劍,已經到了第九場,太乙宗終于把最后一口仙劍押上了賭注。

    玄德道人微微使了一個顏色,晉成仙子盈盈一笑,按劍出場。

    晉成仙子嫁與玄德道人,便改了道法的路數,一身峨眉道法至為精純,比不上玄機,玄葉,白云之流,但在金丹境的峨眉長老中,卻也不輸于誰。

    當初她也是曾把王崇,追殺的不敢照面,演天珠都沒有過建議,讓王崇跟這位掌教夫人硬頂。

    那時候,王崇雖然有過幾次照面,卻也瞧不破這位玄德夫人的法力,此時他也有虛丹境的修為,更有先天玄指演命術傍身,悄悄推算了一番,不由得心頭驚訝,暗暗忖道:“玄德這位夫人,深藏不露,也厲害的緊啊!”

    晉成仙子使的飛劍,是娘家帶來峨眉,雖然比不上峨眉最厲害的幾口飛劍,也是上品,太乙宗的那位出戰的修士,雖然修成了太乙宗十二術之一的太乙五絕神光,苦苦支撐了百余招,仍舊不敵落敗。

    太乙宗最后一個出場的人,卻是跟干蔭宗和呂公山也有結交的海孤生,峨眉那邊卻已經沒得選擇,出場的是王野靈。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涼意:不要再看了,快些去尋找水行靈物。

    王崇問道:“哪里去尋找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涼意:不是叫你莫要殺毒菩提和南雄!扔出去,他們就會帶路。

    王崇暗暗好笑,袖袍一拂,就從小篁蛇的肚子里,把這兩頭大妖放出,毒菩提和南雄和尚哪里曉得,王崇是要他們帶路?

    還以為這位“大修士”,想要貓玩老鼠,戲耍個痛快,然后才把兩人殺死,都駕馭了遁光鉆入了萬畝碧波。

    葵花和尚不解其意,卻見王崇笑道:“我也請大師看個熱鬧。”

    當下施展山行海宿之法,緊緊跟了下去。

    葵花和尚精通玄天禁法,遁術更在王崇之上,一路跟了下去,笑嘻嘻的也不多問。

    王崇緊跟著兩頭大妖,也不怕他們走丟,反正有天邪金蓮之路,就算走丟了,也能橫空挪移過去。

    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 平特怎么买才算中 36选7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上海福彩时时乐走势 九游互娱免费透视 股票指数下跌 850棋牌旧版官方下载 恒邦股份股票分析 娱乐棋牌游戏 股票趋势软件下载 南粤36选7技巧 河南11选5第27期 幸运农场60期开奖 京东方A股票最新消 腾讯斗牛怎么搜不到了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 互联网金融很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