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歷史小說 > 抗戰之我的長征 > 第二百零八章 日本國寶?
    小家子氣的閻錫山動手還是很爽快的,不動不知道,人家居然在山西隱藏著這么大的一股特務力量。日本人接到了閻錫山的消息,人家也是立刻行動,幾乎中間沒有什么時差。日本人帶著大量的偽軍和日軍開始定時定期的傾向掃蕩,其他根據地的部隊基本上是不敢直接硬碰硬的,因為是在碰不過。只有韓城這個根據地真把鬼子當對手了,各種游擊戰,騷擾戰,甚至還反攻突襲了一波。

    “大佐,我們發現了這個!”

    在一戶普通的村民家里,一個普通的木盒里發現了一張黃金做的一個黃金板子。黃金啊,這玩意怎么說都不會被輕視,但是更重要的是黃金板子上字。這時候的日本人漢字認識率可是很高的,別的字可能不認識,但是刻上去的扶桑兩個字肯定會認識的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是!笏板?”

    大佐還是知道這個玩意叫什么的,凡是來中國的日本軍人都是向往中國的,對中國的歷史是相當熟悉的。他們的政治制度曾經就模仿過古代中國,自然是很清楚的,特別是當大佐的,沒有點知識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我們在一個農戶家里找到的!”

    “馬上上報司令部,我覺得我們有了大發現了。”

    對于笏板上扶桑兩個字,其實大佐還是有比較大的興趣的,很有可能就是和山西境內流傳的日本黃金國書有關。現在事情已經開始逐漸的發酵了,隨軍記者已經拍下了照片,等回到縣城之后,這些照片就會迅速的隨著實物一起到太原司令部,甚至到華北的司令部。

    在笏板上還有很多的小字,這些小字已經成了重要的證據,一旦能夠確定在山西的確是有這樣的東西存在,奪取可能是最好的選擇,其次才是破壞。奪取了之后,上面的文字可以隨意的更改,可以說中國是日本的屬國等等。

    從明治維新開始他們就已經開始修改教科書了,特別是入侵中國之后,教科書的修改成了理所應當的事情。在中國進行殖民教育,用的是和日本本土截然相反的一套教材,本土的教材講究國民教育和國運即我運。中國的日本教材則是宣揚日本的好處,中國和日本會一同發展,帶領中國成為一個現代化的國家。

    只是比較可惜的是,唯一貫徹這個教育方針的地區只有東三省,常年的殖民教育讓接受過日本人教育的人都會一口流利的日語。這也是為什么東北地區的外語考試會有日語選項,哪怕中間隔著一個海,這都是歷史的遺留問題。

    一個黃金文物的發現,讓所有日本人都開始緊張,這不同于普通的中國古董。如果是金佛,他們可能只是當成普通的寶貝,一旦有了代表日本的東西,這就不是一般的東西了。

    當夜就傳令兵帶著文物和照片離開了,踏上了去太原的火車。在太原的火車站出動了一個大隊的鬼子來接管安保,這樣的規格可不是普通的將軍能得到的待遇,火車站全部戒嚴。

    “鬼子最近真拿那個東西當成事兒了,沒想到你扔下的那個東西還真管用,我以為你會把東西按照原計劃送到縣城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也是沒有辦法,鬼子這邊兒來的太快,我還沒留神呢,就已經到村口了。我這要是抱著出去,那可就罪過大了,干脆直接當機立斷找了個角落把箱子放起來了,暗中的提醒那些鬼子。”

    社會部永遠是那么神秘,殊不知他們做的這個事情已經遠遠超過了預期的構想,接下來太原日報的照片更加刺激了日本人。金印已經出現,已經有了照片了。

    最先知道這個消息的不是日本人,而是閻錫山,當有這么個寶貝出現的時候,他現在有些懊悔。如果自己的人能夠再深入的了解一下,那么一個寶貝怎么可能落到日本人手里?日本人懂嗎?

    “這真是太可惜了!多么漂亮的一個東西,居然被日本人得到了。那應該是給我的,可恨!”

    不管這東西是不是真的,但是傳言是愈演愈烈,什么誰拿到了誰就是天子,或者說誰拿到了誰就能號令群雄,反正就是那么一堆話。這么多的謊話誰傳出來的,其實已經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所有人都當真了。

    “金印已經在山西現身,我們一定要盡快的拿到手。如果這次的事件操作的好,那么肯定會擺脫我們現在在國際輿論的劣勢,同時我們理由會變得十分正義,我還就能以正義的理由在中國進行各種各樣的行動。”

    其實正不正義已經無所謂了,給外國人看的話,那日本人連臉都沒有了。如果是給中國人,或許有幾個腰桿不硬的筆桿子會看,甚至會想方設法的編出更好的理由。

    在日本的特高課上,他們已經圍繞著這個東西制定了詳細的計劃。利用文物帶來的天然優勢來宣揚*****,盡管此時還沒有形成*****的一套理論,但是中日親善是他們常常提起的一個話題。

    沒辦法短時間內占領全中國,教好各方勢力就成了他們不得不做的選擇,哪怕他們在戰場上橫掃中國軍隊。強大的軍事力量在巨大的消耗中也變得捉襟見肘,在廣大的中國土地上,需要大量的軍隊駐扎,保持軍事威懾。

    黃金笏板送到華北司令部的時候,所有的華北高級長官全部來參觀了,因為他們似乎找到了新的解決辦法。史學家在拼命地尋找這個黃金笏板的來歷,哪怕是沒有來歷,也要編造出來一個來歷。

    “我們的很多中國學者和本土的學者都沒有找到這塊黃金笏板的來歷,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這個是個古董,根據上面的磨損和包漿,暫時還無法確定這個黃金笏板的年代時間。”

    日本人現在手里拿著報告,里面是各種專業的史學家寫的判斷,日本人說這是真的,誰敢說這個東西是假的呢?筆桿子可比不上槍桿子,你腰桿子可擋不住人家拿刀殺,沒有哪個專家敢不舔著臉說這個東西是真的,凡是帶日本的東西他們都不敢說假的。

    “說到底還是要靠我們日本的專家才行,集合本土所有的歷史學家,要盡快的確定具體年代!”

    崗村寧次的秘書對著下面的人傳達命令,其實這個命令一出來就已經說明上面的人讓這個東西成為真的,這樣的事情其實也不足為奇。

    第二天在日本的報紙上,上面大量的書寫著發現日本國寶的字樣。

    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