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替嫁嬌妻:偏執總裁寵上癮 > 第2543章 她神志一直不清醒…
一秒記住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
    不過,當他撥開女人的頭發,還是被她的容貌給鎮住,楞在原地好久。



    眼前的女人,有著他從未見過的美麗容貌,五官精致無比,就像是格外被上帝恩寵過似得。



    雖然她仍舊昏迷著,可是渾身上下那種高貴的氣質,就算是外形狼狽也無法掩蓋。



    鮑叔知道,自己很可能攤上了大麻煩。



    眼前的這個女人,肯定不是平凡的小家碧玉!



    而且她受了這么嚴重的傷沉入海中,背后的原因肯定也不會簡單。



    不過既然已經決定插手,鮑叔就不打算熟視無睹。



    畢竟他這么多年都是單身一人,孤單太久太久了。



    眼前的女孩宛如天使般的容顏,令他油然生出種保護欲。



    這種保護欲十分純粹,是那種父親對女兒的愛護,完全沒有摻雜別的雜念。



    “孩子,你一定受了很多的委屈,”鮑叔彎腰抱起氣若游絲的女人,邊走邊低聲喃喃,“以后叔來保護你,再也不讓別人來欺負你。”



    在鮑叔的精心照料下,就剩半口氣的女人奇跡般活了過來。



    她不再像木偶般每天閉眼睡在床上,當她睜開眼睛的一剎那,鮑叔覺得,自己看到了這世間最璀璨美麗的星光!



    他更加細心地照顧著這個天使般的女人,很多時候都認為,這會不會是老天看他過得太孤獨,特意給他送了個女兒?



    雖然這個女兒腦子不太清楚,但是她的出現,卻令冷清的家有了生機。



    是的,就在女人睜開眼后,鮑叔才發現,她的眼睛雖然如浩瀚的大海般美麗,卻格外的空洞茫然。



    不管鮑叔說什么,她都是愣愣坐著,就像失去了靈魂的木偶,根本沒有半點反應。



    鮑叔之前跟著西摩,過慣了刀口舔血的日子,對于眼前的狀況他再清楚不過。



    之前他見到她時,她幾乎跟死人沒什么區別,好不容易才從鬼門關爬了出來。



    眼下能活著已經很難得,至于神智是不是清醒的,根本就無所謂。



    就這樣,隨著時間的推移,原本應該葬身海底的女人,就這么成了鮑叔家里的一員。



    她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好,經過將近一年的調養,已經徹底恢復。



    只是鮑叔始終不知道她的名字,問了無數次都沒能得到答案,每次只能用喂來代替。

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島上下起了漂泊大雨,外面閃電接連炸響,幾乎撕、裂了半個天幕。



    鮑叔原本在茅草房里睡覺,睡著睡著就聽道聲凄厲的慘叫聲。

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

    尖銳的聲音直沖鮑叔的腦門,他立即從房間沖出來,就看到自己如女兒般看待的她,蜷縮著身子在地上打滾,雙手痛苦地捂住太陽穴。

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這是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鮑叔有些束手無策,只好跟著她著急問著。



    然而她就像根本聽不到似得,原本蔚藍的眼眸變得猩紅不已,尖利著嗓子怒吼著,“該死!你該死!”



    在那一刻,鮑叔感受到了強烈的殺機撲面而來。



    那是來自上位者自帶的霸氣,勢不可擋!



    而他,居然下意識后退了兩步,想要對她頂禮膜拜。



    “該死!你們都該死!”她仍在拼命嘶吼著,“我詛咒你們,負我者,永世不得好死!”



    鮑叔遠遠站著,不敢太過靠近,生怕會更加刺激她。



    雷雨交加中,他根本聽不清她在高喊什么,只隱約聽到中間有個鳳字。



    “鳳?這是你的名字么?你名字里是不是帶著鳳?”鮑叔沖她喊了聲。



    “殺!殺了你們!我要殺了你們!”



    “你們都該死,去死啊!”



    然而不管鮑叔怎么詢問,眼前的她都像瘋了一般,拼命嘶吼著,根本不肯停下來。



    直到最后精疲力盡,才軟綿癱軟在滂沱大雨中。



    鮑叔頂著雨把她抱回去,知道應該是雷聲或者雨聲刺激了她的記憶。



    說不定等明天醒來,她就能想起之前的所有事情。



    安置好她后,鮑叔一晚上都沒有睡好。



    他有些期望她想起往事,以后都不要渾渾噩噩;又有些期待她再也想不起,這樣至少不會陷入劇烈的痛苦中。



    那種殺氣睥睨四野,她之前肯定遭遇了很嚴重的重創,不然絕不會如此傷心!



    天色在鮑叔的輾轉難眠中亮起來,雨竹風停。



    他燒好早飯端進去,心里無比的忐忑,生怕自己照顧了這么久的她,突然要離開。



    在這個惡魔小島上,他渾渾噩噩活著,真的孤寂太久太久了。



    如果連她都走了,他以后大概又要陷入那種渾噩敷衍的日子吧?



    只是等鮑叔走進房間,看到她和之前一樣茫然的眼神時,心里瞬間松了口氣。



    他知道,她并沒有成功想起以前,至少現在并沒有。



    雖然知道自己這樣竊喜很不對,可是,他是真的不舍得這個女娃子離開啊!



    從那以后,鮑叔終于知道怎么稱呼這個自己照顧了一年多的女人。



    他叫她阿鳳,教給她各種生活常識。



    她現在的智力就像五六歲的小孩子,單純的如同白紙。



    很快,經過幾年的耐心教導,阿鳳逐漸掌握了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。



    她可以燒些簡單的飯菜,衣服也能差不多洗干凈,就是偶爾遇到打雷的雨天,她就會瘋魔般大吼大叫,痛不欲生。



    鮑叔很滿意眼前的現狀,因為阿鳳已經學會了最基本的生活技能。這樣等自己老死后,他不用擔心阿鳳活不下去。



    就是她的智力時好時壞的,令他有些放不下心。



    似乎是一晃眼的功夫,距離他撿回來阿鳳,居然已經過去了十三年。



    如今,看著站在眼前的平順,鮑叔知道,自己跟阿鳳分開的日子,很可能要到了。

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

    從回憶中醒來的鮑叔長長嘆了口氣,眼里是藏不住的無奈和不舍。



    嘴巴張了好幾次,卻突然不知道該跟平順說些什么……



    平順定定注視著眼前的鮑叔,知道他并沒有想要傷害真正楚鳳儀的意思。



    甚至如果不是這位鮑叔的照料,很可能楚鳳儀早已經不在人世。



    他珍重地代表靈溪,沖鮑叔深深鞠了個躬,“謝謝你這些年的照料,我十分感激。”



    “不用,這是我應該做的。”鮑叔擺擺手,覺得自己的喉嚨有些發緊。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 黑龙江36选7中奖结果 赛车摩托车一般多少钱 河北十一选五 胆拖投注规则 万豪电玩棋牌 股票融资怎么做t 0 股票指数的定义 休彩浙江11选5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码 幸运28在线预测 湖北快三走势图开奖一定牛 重庆时时彩计划手机软件 通达信股票涨停公式 天津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七星体育直播网址 彩视播陕西快乐10分推荐 江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bu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