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替嫁嬌妻:偏執總裁寵上癮 > 第2542章 她是我十三年前在海邊撿到的女人…
一秒記住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
    直到平順的背影消失后,女人似乎才回過神,發現了躺在地上被嚇昏倒的自家男人。



    “呸!沒用的東西,還想讓你保護我呢,等下輩子吧!”



    女人嫌棄地唾棄了聲,轉身走回房間,猛地關上了門。



    當然,這里發生的一切,平順根本一無所知。



    他已經領著豹兒,來到了第五家門前。



    這里就像那個女人說的,是這里最窮最破的,甚至都沒有個院子,只有間土房,和一間半茅草屋。



    至于為什么要說一間半,完全是因為有半間的茅草屋已經垮掉。



    平順皺眉走進去,黑沉沉的院子里立即響起警覺的質問聲,“誰?!”



    這是道飽經歲月滄桑的渾厚男低音,應該就是之前女人嘴里說的鮑叔。



    平順也不含糊,低聲說道,“鮑叔,是我。”



    “你是誰?聽著聲音很陌生,大半夜不睡覺,到我院子里來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鮑叔顯然十分警惕,說話間,人已經從茅草屋里走了出來。



    等他的身形完全出現在平順面前,他才發現,眼前這個鮑叔已經年過半百,身形卻格外硬朗,走路虎步生風,明顯是經常勞作的關系。



    鮑叔手里舉著盞氣死風燈,朝著平順的方向找過來,越看越是疑惑,“小伙子,我們應該是第一次碰面吧?你到底是誰?找我有什么事?”



    “鮑叔,我來是想向你打聽件事。”平順并沒有拐外抹角,直接問道,“我在找一個失散多年的親人,想知道是不是就是你撿來的阿鳳。”



    “阿鳳?”鮑叔瞇起眼睛,警惕審視著平順,面露不悅,“你是不是知道阿鳳神志不清,所以才想拿話蒙我?告訴你,阿鳳就是我的女兒,誰也別想欺負她!”



    平順知道眼前的老人十分耿直,直接拋出殺手锏,“鮑叔,我真的是阿鳳的親人,找她已經找了十三年啊!你當年是不是在海邊撿到的她,當時她身上還帶著傷,胸口被刀穿了一個洞?”



    鮑叔聽得震驚不已,“你……你果然是阿鳳的親人?”



    “當然!”平順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點頭,繼續說著阿鳳的特征,“她雖然神智不太清醒,但是模樣絕對不會改變。她有著這世間最完美的容貌,眼眸是比天空還要純凈的蔚藍色。”



    鮑叔眼神猶豫了下,神色有些動容,顯然已經被平順給說動。



    “沒錯,阿鳳確實住在我這里,”鮑叔點點頭,“十三年前,我出海打漁,一網下去把她給撈了出來,當時她氣若游絲,身上還有傷,幾乎已經差不多是個死人。”



    平順的心跳的更加厲害,果然沒錯!



    這個叫阿鳳的瘋癲女人,可能才是真正的楚鳳儀,是真正生下靈溪的前女王,東方柯羽的真正原配妻子!



    雖然心中的猜測被逐漸證實,平順卻并沒有露出狂喜的神色,而是低聲問道,“然后呢?”



    “然后?如果是你撿到一個半死的人,你是會竭盡全力把她救活,還是再把她丟進水里呢?”



    鮑叔笑著,眼里閃過一抹內疚。



    平順已經猜到了鮑叔的答案,不過并沒有出聲。



    他知道,眼前這個硬朗的男人,當時肯定不會救非親非故的陌生人,畢竟誰也不想留個快要死的人在船上。



    鮑叔的神情恍惚,整個人都被帶到了當年……



    十三年前——



    那時的鮑叔還沒有現在這么老,住在這座小島上唯一的村子里。



    這個村子里的人,之前都是西摩的舊部下,不是因為年邁就是身體有了殘疾,被西摩放逐到了這里。



    雖然他們日子過得十分清貧,不過能夠填飽肚子活著,對他們這些見慣了殺戮的人來說,已經是上蒼最大的恩賜。



    鮑叔的房子是這個小村子里最簡陋的,只有間要倒不倒的茅草房,是家徒四壁這四個字的完美樣板。



    平常的大多數時間,他都會搖船出海打漁,看到喜歡的魚就留下回來果腹,不喜歡的直接丟進海里。



    率性而活,就是鮑叔的性格,他每天過著恣意悠然的日子,雖然睡在破茅草房里,卻覺得并不比之前跟著西摩時的奢侈差。



    畢竟,那時候的他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不會還有命。



    而現在的他,呼吸的每一秒空氣都帶著自由的氣息。



    這天,他像往常一樣,搖船出海打漁,漫不經心在海面上晃悠著。



    揚臂揮舞的漁網下去,就像張開的圓潤裙擺,重重落入水面,瞬間下沉。



    鮑叔等了片刻,嫻熟收網,發覺里面沉甸甸的。



    他以為自己今天運氣不錯,網到了魚群,誰知道等漁網露出水面,卻發現里面裹著的,居然是個女人。



    隔著漁網,看不清楚那女人的長相,只勉強看到她凌亂的長發,還有胸口滲人的傷口。



    “啐,晦氣!”



    鮑叔暗罵了聲,根本沒再多看第二眼,直接撒開漁網,剛被撈出來的女人撲通落水,激起幾朵水花。



    本來出海打漁的鮑叔心情瞬間陰沉,畢竟誰也不想從水里撈出尸體。



    那女人雖然他沒細看,卻也知道,就算她暫時還不算尸體,卻也差不多了。



    她的皮膚泛著死寂的灰白色,撈上來時渾身僵硬,跟尸體也就差了半口氣的區別而已。



    撈到死尸是晦氣的,至少鮑叔是這么認為的。



    他直接連漁網都不要了,調轉船頭,朝著岸邊劃去。



    晃晃悠悠的小船蕩開重重波浪,慢慢滑向岸邊。



    等鮑叔跳上岸,才發現自己的船后居然勾著漁網。



    而那個不小心撈上來的女人,遠遠在后面拖著。



    他翻了個白眼,無奈搖頭。



    本來他真的不想多管閑事的,可是看來這是天意,到底還是沒有甩掉這個眼看著就要斷氣的女人。



    鮑叔只好重新跳上船,將漁網拉到跟前,解開把女人弄到了岸上。

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一路在水面拖行的原因,女人身上的血污已經被沖洗干凈。



    就連之前亂糟糟的頭發,也跟著變得柔順很多。



    這些鮑叔并不在意,畢竟既然打算多管閑事,也就不在乎救上來的人是美還是丑。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