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逍遙小神棍 > 第3409章:柳暗花明又一村
 沒有轟鳴,沒有巨響,拳爪相交的瞬間,陳二寶的拳頭好似蘊含天地之威,拉枯摧朽的直接轟碎骨爪,轟進黑霧之中。

‘哼。

’黑霧中傳來一陣悶哼,童老三化作血人,倒飛而出,撞斷十幾棵大樹,最后砰的一聲倒在地上。

童老二雙眼瞪了溜圓,他撐著身子想要站起,可此時胸口上,卻被轟出一個大洞,鮮血,染紅了身下大地。

隨著‘砰’的一聲,心臟炸裂,童老二脖子一歪,無力的倒在地上,失去了呼吸。

反觀陳二寶,面色平靜,呼吸平穩,好似剛剛不過隨意揮了一拳。

巔峰境下神……秒殺!所有人齊齊倒吸口涼氣,無論是童家兄弟還是張趙二人,眼中都寫滿驚駭。

“他不是濃郁境嗎……怎么會這么強。”

“之前我還嘲笑過他,進了永夜墓地只有死路一條……今日竟被他救了一命?”

童家兄弟,心中更是咯噔一聲。

他們了解童老三,他的骨爪,在巔峰境戰修中,都是十分強橫的存在,可現在……竟然被一個濃郁境修士,直接秒殺。

且看陳二寶的樣子,竟如此的輕描淡寫。

最可怕的是,他們在剛才,根本沒感受到陳二寶的神力波動。

這人……一定是某個主城的天驕。

這樣的人,得罪不起。

他們互視一眼,幾乎沒有遲疑,立刻逃走。

陳二寶眉頭微皺,眼中閃過一絲狠辣:“妖寵被我殺了,兄弟被我斬了,竟然直接逃走?

還真是冷漠無情。”

陳二寶眼里閃過一絲輕蔑,右腳一點,直接追了上去。

“想要欺凌別人,就要做好被欺凌的準備。”

話音落下,陳二寶身上金光閃耀,如同一個金色戰神,出現在童老二身后,越王叉朝前一送,童老二完全沒有反應,便已經被貫穿肉身,身子一軟,直接倒在地上。

“小子,你欺人太甚。”

童老大發出一聲怒吼,身子砰的一聲炸開,化作黑霧,轉瞬間黑霧擰成一只恐怖巨爪,如同泰山壓頂,朝著陳二寶轟然拍來。

“你的實力,比唐雍還差勁呢。”

越王叉朝前一點,這一叉中,蘊含了冰劍的奧義,蘊含著一股極冰極寒之意,仿佛要冰封世界。

黑霧中的童老大面色大變,想要逃走,可他駭然發現,對方的叉子明明無比緩慢,可卻如同鎖定一樣,無法逃離。

他心中萬分驚駭,立刻取出無數鎧甲,擋在自己身前。

可這一切,都于事無補,冰劍之寒,越王叉之利完美融合,如同切豆腐一般,拉枯摧朽摧毀全部鎧甲,落在了童老大身上。

黑霧中,傳來了童老大凄厲的慘叫之音。

他的眼中帶著驚恐與不甘,隨著‘咔嚓’一聲。

黑霧冰封,利爪炸裂。

越王叉一攪,一塊塊被冰封的軀體,掉落在地。

‘砰~’童老大被冰封的頭顱,從空中掉落,滾到了張聞道身前。

那張臉上,寫滿了猙獰恐懼,好似生前經歷了難以形容的恐慌。

這一切不過電光火石之間。

對張聞道而言,他不過一眨眼,陳二寶一拳轟殺童老三,再一眨眼,童老大頭顱就滾到了身前。

一旁的趙思淼,口的‘快逃啊’,話音還未完全落下。

森林重歸平靜,只剩下。

殘肢,斷骸,還有童老三鮮血淋漓的尸體。

張聞道和趙思淼難以置信的看著陳二寶。

面色平靜,呼吸平穩。

好似斬殺三名巔峰境下神,對他來說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危機,看似解除,可趙思淼更緊張了。

陳二寶能秒殺巔峰境下神,卻裝作什么都不懂,花錢請他們吃飯打探消息,如今又在永夜墓地中相遇,他的目的,到底是什么?

“陳公子,你怎么會這么巧,出現在這?

真的是要去東部?”

趙思淼眼中寫滿戒備,顯然對他充滿懷疑。

“趙姑娘何必如此謹慎,不是陳某自傲,陳某若想殺你,不過彈指一揮間,何故再這兒與你虛與委蛇。”

陳二寶臉上露出笑意。

趙思淼小臉兒騰的紅了,心中有些羞愧,陳二寶是她的救命恩人,可她卻懷疑對方目的不純,何況以陳二寶的實力,的確沒騙他們必要。

不過這話,卻把張聞道嚇了一跳。

“陳公子,咱們是朋友,說什么打打殺殺。”

“我早看出,你玉樹凌風,英俊瀟灑,威武不凡,一看就不是尋常人物。”

“這里很危險,不如咱們先回南天城吧。”

陳二寶很強,可不知為何,他覺得對方沒有惡意。

說著,他就跑過去扶趙思淼,趙思淼卻狠狠一下,將他推翻:“我自己能走,哼。”

雖然承認陳二寶的救命之恩,可她的心里,總有一種被戲耍的感覺。

這么強的人,會不知道南天城的事,會不知道永夜墓地?

這樣的人,一定是心思陰沉之輩,她不想過多接觸。

“趙姑娘,你受傷了,讓我扶著你。”

張聞道追了上去。

“滾,磨磨唧唧像個怨婦,跟來南天城,只會成為我的累贅,姓張的,馬上滾回城去成親去。”

“還有,不允許你再說喜歡我,否則我就殺了你。”

趙思淼一拳將張聞道轟到了陳二寶腳下。

看著嘴角溢出鮮血的張聞道,陳二寶愣住了。

這情況,讓他有些摸不清頭腦。

聽童老大的話,他們不是私奔的公子哥和丫鬟嗎……怎么好像,張聞道是自作多情的那個人。

他扶起張聞道,遞過一枚療傷丹藥:“她的傷問題不大,有我在,不會出事,倒是張兄,你們怎么會跑到永夜墓地來?”

“趙姑娘想去東部。”

張聞道撓著頭,神情中有些尷尬。

“成為藥童,再晉升弟子……太久了,她想去東部拜師,修行神術,變的更強,讓那些看不她的人,后悔。”

雖然陳二寶表現的十分神秘,可張聞道覺得,他和那些天驕不同,并不盛氣凌人,反倒很親切,所以他也沒有隱瞞。

陳二寶聞言笑了:“看來趙姑娘執念頗深,明知無法通行,還偏要來闖。”

“趙兄,你可知,還有什么方法,可以去往東部?”

張聞道沉默了片刻,遲疑的開口:“其實吧,還真有一個辦法,可以借用南天城的跨域傳送陣,不過……條件有些苛刻。”

 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