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網游小說 > 網游之金剛不壞 > 第五百零九章 相繼而至
        游戲世界不需要臨床經驗,只要學到方法,上手就可以救治。

    作為醫仙級別的狠人,又是牛字輩的大能,胡青牛還是很有兩下子的,王遠按照胡青牛的方法走到那傷者跟前,三下五除二便將其雙手成功調換,連傷痕都沒有,游戲世界就是這么神奇。

    有了王遠做示范,長情子和丁老仙幾人也GET到了做任務的正確方式。

    “胡老師,吞了針怎么治?”

    “胡老師,肺上被釘了釘子怎么搞?”

    “胡老師,意外懷孕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鐵棍子醫院找捅主任……”

    沒過多大會兒,茅廬前一十五位病人在王遠五人的救治下,盡數痊愈,然后離開了胡青牛家。

    “這次真是多虧了牛哥!”

    看著任務完成的提示,長情子那叫一個打心底的佩服,本以為王遠只是實力高,而且比較陰險而已,想不到這家伙做任務還真有一手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!”

    王遠擺擺手道:“我也有事找老仙!”

    “啥事啊?你都搞不定,我又哪里能搞得定!”丁老仙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專業的嘛!”王遠小聲問丁老仙道:“有沒有提升悟性的丹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聽到王遠的話,丁老仙有些詫異道:“你要這玩意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廢話!提升屬性啊!”王遠無語,這還用問為什么嘛?玩家玩游戲的主要目的不就是為了把屬性提的更高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不好整!”

    丁老仙糾結道:“臂力身法根骨類的丹藥倒是好整,這提升悟性的丹藥不好弄!你知道的,腦殘無藥醫,悟性就是智商,基本建號就定型了,提升的話得多讀書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話怎么這么欠揍!”王遠黑著臉道:“不好弄就是能弄唄?”

    丁老仙道:“能倒是能,但那玩意是二品以上的丹藥,我最多也就做個三品藥,你得找我師父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師父?”王遠聞言,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個長吁短嘆的中年人身影。

    “就那個說話跟念詩似的神經病齊應?”王遠問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丁老仙點頭道:“老齊早些年受過刺激,和魔教光明使楊逍有大仇,你要是找他,他肯定還是要讓你去殺楊逍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使是什么級別?”王遠問其他人道。

    “魔教教主以下就是光明使了!”丁老仙倒是對魔教了若指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遠一陣無語,好么,這楊逍竟然和少林玄字輩是一個級別的猛人,殺他屬實有些不太容易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武當張翠山魔教殷素素特來求醫!”

    就在王遠皺眉思索該怎么搞死楊逍討好齊應的時候,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。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王遠轉過頭循聲望去,只見張翠山抱著張無忌正站在茅屋對面小溪的另一邊,張翠山身邊還站著一個美貌的少婦,想必這就是張無忌他媽殷素素了。

    魔教妖女果然名不虛傳,這長得屬實有幾分韻味。

    丁老仙眼睛都看直了,喃喃自語道:“少婦少婦,騰云駕霧……”

    嘿,這不要臉的坐擁峨眉一山的姑娘,竟然對魔教一半老徐娘感興趣,當真是有心理問題。

    “咦?牛少俠也在啊?”

    這時,張翠山也看到了王遠,帶著殷素素跨過小溪,幾個起落飛至王遠跟前,然后指著王遠跟殷素素介紹道:“他就是我說的牛少俠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殷素素嫵媚一笑感慨道:“果然一表人才,雄姿英發,當真武林才俊!”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”

    王遠雙手合十,長頌佛號,這殷素素還真是個誠實的人!

    “嘖嘖嘖……”

    杯莫停幾人聞言,俱是撇了撇嘴,這都什么眼神啊,一表人才是用在這里的嗎?

    “武當派?呵呵!”

    這時候,胡青牛的聲音從屋內傳了出來道:“我胡某人真是好大的面子,可惜你來的不巧,老夫身患天花,不能見客,你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張翠山吃了個閉門羹,當即身形一晃道:“小兒母親乃是天鷹教教主殷老前輩之女,并不算是武當派之人!”

    “那也救不了!”

    胡青牛直接拒絕道:“你們趕緊滾!我病好之前,誰都不治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張翠山剛要再說些什么,王遠突然大聲道:“胡老師,中了玄冥神掌的寒毒該怎么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遠此言一出,胡青牛當即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隨著一聲清響,茅屋門開了,一個身形清瘦的中年人從屋內走了出來,那中年人用布蓋著臉,幾步便來到了張翠山山旁,伸出手搭在了張無忌的脈門上。

    同時嘟囔道:“恩……果然是玄冥神掌的寒毒,好生詭異!”

    “胡,胡神醫,能治嗎?”張翠山激動道。

    “我說給他治了嗎?”

    胡青牛冷冰冰反問了一句,然后再次回到了屋里,不再言語了。

    “胡神醫在不在?”

    不等張翠山再次上前追問,又一個聲音在眾人耳畔響起,只見一個姑娘帶著個女娃娃來到了茅屋前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你?”

    張翠山看了那姑娘一眼,又看了看姑娘身邊的孩子,雖然語氣中二人很熟的樣子,但張翠山的表情卻并沒有絲毫喜悅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看到張翠山這幅表情,王遠幾人又看了看殷素素,俱是露出了八卦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修羅場?”

    王遠饒有興趣的在隊伍頻道里起哄。

    “屁!”

    丁老仙道:“這妞是峨眉派弟子紀曉芙,和武當殷六俠有婚約在身,結果卻未婚生女……現在武當派和峨眉派關系就因為這事,搞得十分尷尬!”

    “這么火爆嗎?這閨女不會是張翠山的吧?”王遠又開始瞎比比。

    “誰特么知道是誰的……也可能是張三豐的……”杯莫停比王遠還能扯。

    “滾滾滾滾滾!”馬里奧一臉不爽。

    “張五哥你也在啊。”紀曉芙看到張翠山尷尬的沖張翠山打了個招呼。

    張翠山不冷不淡的嗯了一聲,不再理會紀曉芙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病?”王遠湊上來問道。

    來這里找胡青牛的八成都是問醫,王遠當醫生上癮了,玄冥神掌治不了,別的病有胡青牛這個大百科在,還是可以治的。

    “看她的樣子是被人用內力傷了太陰肺脈。”胡青牛這次也不用王遠問了,直接道:“用針刺她“云門”、胸口“華蓋”、肘中“尺澤”等七處穴道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不愧是見死不救胡青牛,果然醫術高明,我傷得這些人,你竟然都能治得。”胡青牛話音剛落,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這位是?”

    聽到這蒼老的聲音,張翠山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那聲音顯然相隔甚遠,可卻有像是在耳邊響起,如此內功當真了得。

    “又來一個?”

    王遠無語道:“老胡不是隱居蝴蝶谷嗎?家里還挺熱鬧的的!”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100 极速飞艇6码走势 期货市场技术分析 江苏11选五中奖规则 股票推荐101私募 内蒙快三开奖结果 深圳股票配资网 浙江6 1在哪个台开奖 115博彩 青海体彩11选5 广东快乐十分实时开奖 四川省快乐12开奖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十一运夺金杀号公式 三门峡期货配资 极速快3是不是骗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