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網游小說 > 網游之金剛不壞 > 第二百九十七章 殺人誅心
    “還是小心點比較好!”

    丁老仙對王遠的話也沒在意,有人說自己一泡尿能呲滅太陽,也沒必要抬杠不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圣龍幫和萬圣山有關系這事是真是假不知道,但是在江湖上也有所傳言,大家和丁老仙一樣都是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。

    雖然鳳舞九天惹出這么大簍子,被人掛了懸賞,但是所有接任務的玩家,都不敢拿圣龍幫出氣。

    畢竟殺了圣龍幫的人沒有獎金,而且萬一傳言是真的,豈不是惹上了萬圣山?得罪了這種頂級大幫派,以后再游戲里也就別混了。

    飛云踏雪撤銷了懸賞任務,原本慕名而來的各地玩家盡皆失望而去,喧鬧的燕京城也慢慢恢復了原本的平靜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后,王遠一伙人按照約定相繼來到了燕京城酒館內。

    一桌人有僧有道,有老(馬里奧滿頭白發看起來比較老)有少,有男有女還有不男不女(杯莫停一身紅衣),在酒館內相當扎眼。

    尤其是杯莫停,小伙子本來長得就不賴,還特么穿的這么鮮艷,自是引來不少目光,甚至已經有人開莊下注,猜這小子到底是男是女……

    “小杯啊,以后你能不能低調點!”

    看到杯莫停這幅打扮,獨孤小玲和一夢如是倒是十分喜歡,而王遠和馬里奧則是滿頭黑線。

    許久不見,杯莫停的衣服是越來越紅,王遠甚至都懷疑他已經成功融入了女性團體,隊伍里一夢如是和獨孤小玲都是女人,也沒他穿的顯眼。

    不過低調二字從這倆貨嘴里說出來屬實有些違和,前者還要叫囂著掀翻萬圣山,后者一頭白發更顯特立獨行,論高調,杯莫停只是劍走偏鋒而已。

    這么一群奇形怪狀坐在那里,被人注視也不能只怪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被二人奚落,杯莫停大怒,腳踩著板凳,隨手抽出劍一劍插在桌子上將桌子插出一個洞,眼中兇光四射,大有一言不合就要翻臉砍人的架勢。

    結果帥不過三秒就被酒館老板拖走去商量賠償事宜。

    所有人俱是扶額嘆息,表示自己不認識這個丟人現眼的貨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來了,老牛你說說計劃吧。”

    到底還是獨孤小玲這個當老大的有擔當一些,直入主題開門見山。

    六百金并不好賺,沒有計劃就亂打一氣,豈不是前來送人頭給龍騰四海?靠掉俠義值耗死龍騰四海?這顯然有點蠢。

    “簡單!”王遠淡然道:“大致方向就是打,打的圣龍幫玩家退幫為止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叫什么計劃?”

    聽到王遠的話,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本以為王遠叫囂著五個人砍翻圣龍幫,這孫子肯定已經擬定好了戰術,就等人來實施,可這禿驢的計劃竟然就這一句話,這特么是來開玩笑的?

    真不知道這計劃到底是怎么忽悠來一千金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開玩笑吧……”一夢如是性格比較直接,當即道:“人家三千人,我們五個人,怎么打?”

    “哦?難道他們進進出出都是三千人?”王遠反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一夢如是無語。

    雖然眾人都沒在大幫派待過,不過大家也不是新手玩家,大幫派基本規則還是有所了解的。

    像圣龍幫這種規模的幫會,如果所有人聚在一起那叫一團亂麻,所以基本上大幫會都會有嚴格的團隊劃分,比如十個人一隊,十個隊一組,十個組一團這樣。

    通常情況下,都是幫眾都是按隊伍編制行動。

    “偷襲圣龍幫的隊伍嗎?”聽到王遠這話,馬里奧笑嘻嘻道:“我喜歡!”馬里奧這個無恥之徒,就喜歡干點卑鄙齷齪的事。

    “這倒也不失一個辦法,可圣龍幫不見得會怎樣吧。”獨孤小玲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搞偷襲這種事在游戲中并不稀罕,如果搞得沒有特點,終歸只是小打小鬧,還不至于逼得圣龍幫玩家退幫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個大幫派的資源絕對是足夠豐富,大部分玩家不會因為意外死亡就舍棄這些資源。

    “殺人不是目的!”

    面對幾人的質疑,王遠微微笑道:“我們的目的是讓圣龍幫的人感到恐懼!”

    “恐懼?”杯莫停道:“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殺人誅心!”王遠道。

    “殺人還要誅心?太可怕了!”馬里奧夸張道:“怎么才能殺人誅心?”

    “啪!”王遠抬手一巴掌把馬里奧拍翻在地!

    “你瘋了!”馬里奧大怒,爬起身來指著王遠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拿我怎么樣?不服打我啊!”王遠欠揍的指了指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馬里奧自知不是王遠對手,只得忍氣吞聲安靜的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看到沒有!這就叫殺人誅心!”王遠解釋道:“背后偷襲只是讓他們肉體上受損失,我們要從心理上入手,不僅讓他們死,還得讓他們感到害怕而沒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我們現在要怎么做?”轉了一圈,又回到了原來的問題。

    “加龍騰四海好友,讓他交出鳳舞九天,否則就宣戰搞死他們!”王遠篤定道:“玲子,你是烏合之眾老大,這事你來辦!”

    “宣戰?我們烏合之眾對圣龍幫嗎?你確定他會怕我們?”

    獨孤小玲一臉懵逼。

    講真的,獨孤小玲現在越發的不明白王遠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想要威脅圣龍幫,好歹也得找個更狠的幫派才是,這烏合之眾只不過是一個籍籍無名的小團體,統共不過七個人,還拿宣戰當威脅來恐嚇龍騰四海?莫非王遠這是要活活笑死對方以求出奇制勝?

    更讓獨孤小玲感到無語的是,王遠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,好像龍騰四海真的怕自己這個小團體一樣,這得多么厚顏無恥,才能有這思維。

    “那你覺得他們怕什么?”王遠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最起碼我們也得有那實力可以拿宣戰恐嚇他們吧。”獨孤小玲想了想回道:“對付狼的應該是惡虎,我們和圣龍幫比起來,就是一直兔子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王遠伸出食指晃了晃,意味深長的笑道:“兔子吃狼可比老虎吃狼聽起來更震撼人心!”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 河北11选5遗漏任三 K线猎手 有河南快三的平台 股票怎么选股 十一运夺金遗漏查询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加拿大快乐8开奖软件 英超2019各派关系 姚记棋牌app下载 世界杯体彩怎么看中奖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彩控 山东快乐扑克走势图一定牛 欢乐捕鱼人赢话费正版 四川麻将打法 乐股配资 牛的对应生肖是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