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言情小說 > 日月同輝 > 第578章 他在等我呢
    李菡瑤正裝被外面聲音吸引,俯身在窗口朝下看,眼角余光瞥見小乙動作,一把按住他,低聲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小乙道:“我也殺他兩個。”

    李菡瑤道:“別胡說!小孩子殺什么人!”

    小乙道:“那是壞人!”

    李菡瑤道:“那也不用你出手。等十八歲再殺。”

    小乙覺得這話很耳熟。

    哦,想起來了——姑娘有次囑咐他們:要等到十八歲以后才可成親,不宜太早。觀棋姐姐這是學姑娘呢。可是殺人跟成親是兩回事,怎么能比呢?

    他便質問李菡瑤道:“要是有天我被壞人抓去了,能殺了他逃跑,難道也不殺,就等死?”

    李菡瑤斷然道:“胡說!”

    小乙便得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李菡瑤覺得頭疼,這些小孩子,太難管了!因拍了他腦袋一巴掌,轉身道:“走!”

    對面,凌寒凌風收了弩箭,裝看熱鬧跑下樓,夾在人群中出了宏盛酒樓;在街上得田螺提醒,又暗殺了兩個衙門的酷吏和捕頭,方從容跟李菡瑤會合。而金元趁著府衙空虛,潛入進去殺了譚知府,后又去縣衙殺了縣令。

    慕容星等人趁著府衙出事,在曹經承刻意掩護下,開著五輛車從東門進城,又從西門出城。

    李菡瑤和金元落后一步。

    她在金元安排下,秘密會見了曹經承,鄭重對他道:“此去西北,前路艱險;前路我們自會打通,這里需要大人斷后,擋住所有追擊運糧隊伍的官兵!”

    曹經承道:“請姑娘放心。在下官兒雖小,在這原城好歹有些勢力;在下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,一定會牢牢守住原城,幫你們免除后顧之憂。”

    李菡瑤道:“有勞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告辭出城。

    原城父母官被刺殺,戶房曹經承于危難中挺身而出,說譚知府等人都是被安國奸細所殺,安國就要打來了,叫人封閉城門,凡進出都要嚴查,并在全城搜拿兇手;又召集全城的鄉紳和百姓守城護家,抵擋安國入侵。

    這也不消細說。

    再說李菡瑤和金元,出了原城西門,趕到劉莊,一面飛鴿傳書去前路布置,一面招呼所有管事準備啟程。

    李菡瑤吩咐金元道:“你依然負責糧草運輸,我帶他們去前面開路。一切小心!”

    金元道:“是,姑娘。”

    當下帶著小乙等人,率眾管事、雇工趕著幾百輛裝滿糧食的馬車上了玄原路,浩浩蕩蕩直奔玄武關。

    李菡瑤跟在運糧隊伍后面走了一段,再從后往前趕。看著長長的運糧隊伍蜿蜒行進在官道上,一眼望不到頭,她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重,還緊張、警惕。

    唯一令她安慰的是:自從梁心銘在二十一年前燒制出水泥后,大靖一些重要交通道路都鋪上了水泥。眼前這條玄原路——從玄武關至原城全是水泥鋪就。雖然地方官府腐敗疏懶,克扣修路工程款,以至于道路失于保養,破壞嚴重,但依然比狹窄的泥土路強了許多。

    可李菡瑤依然不能釋懷。

    她遙望西北——還有六百里,糧草能及時送達嗎?

    此去,前路糧車會越聚越多,補給線會越拉越長。

    此去,前路阻攔的敵人會越來越多,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此去,地形也越來越險峻。

    她從未如此沉重過,哪怕上次去京城也沒感到這般艱難。京城雖是龍潭虎穴,但她可臨機應變,指揮藤甲軍也如臂使指;而眼前這長長的運糧車隊,關鍵時候卻不一定受她操控,被襲擊還不知亂成什么樣呢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會退縮。

    玄武軍還等著她呢。

    王壑張謹言等著她呢。

    若她去晚了,王壑、張謹言、玄武王、朱雀王和幾十萬北疆將士都將命喪黃泉。

    她絕不允許這事發生!

    玄武關,不是她和王壑生命的終結地,而是他們人生和事業的起點,之前的江南不是,京城也不是,他們人生的起點從玄武關開始——驅逐安國!

    鼓起信心后,她又想通關鍵處:若從原城運送糧食去玄武關,固然要耽擱許多天,但她的這些糧食并不都從原城出發,而是存在沿途好幾十個地點。

    她駕著機車在前開路,沿途引導這些糧食小隊歸入補給大隊;她跑得越快,糧草補給線拉得越長,能爭取的時間越多,最后一批糧食也最先到達!

    想通后,她略覺安慰。

    她命人叫來金元,吩咐道:“距離玄武關最近的是狼坑縣,小丁在那邊主持,你再傳信給他,要他派人去聯系玄武王和朱雀王,派軍隊來接應我們。”

    金元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忙去寫信、放飛鴿。

    一連放了三只。

    忙完,勒馬站在官道旁,一時朝前方觀望一會,一時又往后方觀望一會,口中不住催促雇工:

    “快,再快點!”

    “快跟上!”

    “要小心!”

    大小管事都分散在各段,各自監管一段路和幾十輛車,負責維持秩序并處理突發事故。

    田螺等小廝則跑前跑后地喊:“都打起精神來。這不是糧食,這是銀子!邊關正打仗,這些糧食運過去了,是要賣大價錢的。東家發了財,少不了你們的好處,賞銀比平常多幾倍呢,抵得上你們干幾年的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都精神大振,奮力趕車。

    小乙又不忘敲打他們:“別動那些歪心思!這糧食雖值錢,不是什么人都能賺的。我們東家有人,這一路都打點好了;換上你們,就算偷個一車兩車的,只怕還沒走出一里路,就被山賊給劫了。所以我說,別動歪心思!這趟買賣做成了,不單得賞銀,還能得東家重用。”

    眾人都笑道:“這小哥說的,誰敢做那沒王法的事。”

    又有人笑道:“剛才瞧見五輛車,怪的很,也沒見套馬,卻跑得賊快。不知什么來頭。”

    金元冷冷道:“別管閑事。”

    小乙嫌他說得不具體,那些雇工未必能領會他的用心,便又不厭其煩地叮囑那些人道:“現在兩國交兵,打仗的時候,到處都亂的很。敢來這北邊的都不是普通人。咱們要小心又小心,別管閑事,惹禍上身。”

    雇工們都凜然應“是”。

    李菡瑤見他們如此伶俐,十分欣慰;后來她發現,這些孩子帶給她的遠不止這些。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