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網 > 修真小說 > 逍遙派 > 第1751章 當做恥辱
    “衛易悼,夠了吧?”冷孤寒手捏劍訣,再次一道劍芒斬出,直接將衛易悼震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‘噗~’衛易悼倒飛了出去,拭了拭嘴角的血跡,又是朝旁邊吐了一口口中的血跡道:“還不夠,再來!”

    衛易悼臉上露出了瘋狂之色,只見他身上的氣息繼續攀升,那魔功的威勢顯然更甚。

    黃逍現在就算是后退了好一段距離,那邊的動靜依舊驚心動魄。

    “衛堂主果然不愧是三大堂的第一人啊!”吳滄有些感慨道。

    黃逍點了點頭,他內心當然贊同吳滄的話,只是他現在已經不知道說什么了。

    衛堂主的實力自然毋庸置疑,可是那劍神顯然更加厲害啊,劍閣的老祖果然是名不虛傳,也難怪,畢竟他現在差不多是正道中的第一人,該有這個實力吧。

    “隱藏了些實力嗎?看來是有些小看了你。”面對衛易悼不斷攀升的氣息,冷孤寒還是沒有什么情緒變化道。

    衛易悼口中嘿嘿笑了笑,只見他的身影變得更加迅速,攻擊也是變得更加的凌厲。

    可是冷孤寒依舊還是用一只右手在對付衛易悼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我不信逼不出你的另外一只手!”衛易悼怒吼一聲道。

    他內心當然知道自己不是冷孤寒的對手,可是他要是連冷孤寒一只手的情況下都不能占據優勢的話,那他還是無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衛易悼再次被震飛了出去,可是這一次衛易悼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還想逞強?”衛易悼大笑道。

    他雖然被震飛了出去,但是剛才自己的一掌也是讓冷孤寒的身子晃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至少可以說明,冷孤寒還想用一只手對付自己是有些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回答衛易悼的只是一聲冷哼。

    衛易悼看到冷孤寒的反應后,繼續大笑。

    忽然,衛易悼的笑聲戛然而止,不過這笑聲停止的剎那間,衛易悼一個閃身便到了冷孤寒的面前。

    只見他大吼一聲,一拳猛地朝著冷孤寒的胸口搗去。

    這一拳,黃逍看得清清楚楚,那拳頭上凝聚的勁力無比的駭人,使得衛堂主的右拳表面都是被一層漆黑的霧氣籠罩,那是無比龐大的真氣凝聚化為了拳勁。

    冷孤寒的雙眸猛地一縮,他感覺到了衛易悼這一拳的威力絕不簡單。

    不過他輕喝一聲之后,拇指往里一彎曲,緊扣掌心處,其余四指并攏,手掌豎起。

    在他手掌豎起的時候,那手掌的四指上迸射出了四道指勁,這些指勁在指尖跳動吞吐,發出了噼里啪啦的響聲。

    剛才冷孤寒僅僅是中指和食指兩個手指施展劍氣,現在他使用了四個手指,四道指勁猛地延伸交織在了一起,最后凝聚成了一道劍氣。

    ‘嘭’的一聲,衛易悼的一拳猛地擊在了冷孤寒的劍氣之上。

    拳勁剛猛無比,而劍氣同樣凌厲無雙。

    兩者勁力交鋒,勢均力敵。

    “破!”衛易悼臉色變得猙獰,他身上的魔功氣息變得有些狂亂起來,這是將功力提升到了他的極限了,一旦控制不住,那就是真氣暴走,異常危險。

    只見他的拳勁威力猛地暴漲幾分,而后迅速將抵擋的劍氣寸寸碾碎,拳頭一寸寸朝著冷孤寒逼近。

    “你擋不住!”衛易悼獰笑一聲道。

    說話間,他的拳頭猛地朝前一壓,‘轟鳴聲’不斷響起,那些抵擋的劍氣現在土崩瓦解,根本無法抵擋他的拳勁了。

    衛易悼眼看著自己的拳頭震散了冷孤寒的劍氣,就可以直接擊中他的胸口時,心中猛地一跳,迅速將自己的拳頭收了回來,護在了胸口。

    就在他收回拳頭的時候,一道劍芒已經擊在了他的拳頭上,他拳頭上的勁力瞬間便被擊散。

    當自己拳勁被擊散的同時,那一道劍氣的余勁還是無比的凌厲,一下子就擊向了衛易悼的胸口。

    衛易悼這個時候已經無法再抵擋了,只能是身子迅速朝著身旁一閃,避開了胸口的一些要害。

    悶哼了一聲,衛易悼的身子迅速后撤,在他停下來的時候,身子有些踉蹌站定。

    “堂主大人!”黃逍驚呼了一聲。

    他這個時候已經看到,自己堂主大人的右邊胸口位置出現了一個洞穿的血洞,幸虧這血洞不大,也就是手指般大小。

    這就是剛才被劍神的劍氣直接洞穿了。

    楚梵隱已經迅速到了衛易悼的身旁,想要替他療傷。

    不過,衛易悼只是在自己的傷口周圍點了幾下,止住了血,說道:“一些小傷,死不了!”

    “衛兄,你?”楚梵隱想要勸說一下。

    不過衛易悼卻是手一抬阻止了他的話道:“楚老弟,不用多說,我心中有數。”

    聽到衛易悼這么說了,楚梵隱倒是沒有再多話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了那個黑袍人,這個黑袍人一直沒有動靜,就像剛才衛易悼和冷孤寒的纏斗根本沒有發生一樣。

    只是令他有些驚訝的是,他竟然從開始到現在都看不出對方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這人的氣息很是陌生,應該是他沒有接觸過的才是,這就讓他有些不解了。

    這天下的高手,差不多他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劍閣隱藏的高手?不是,這氣息似乎帶著邪氣,天邪宗?”楚梵隱心中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他現在還是戒備著這個黑袍人的,萬一這家伙趁著衛易悼和冷孤寒交手的時候動手,那么衛易悼的下場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當然,他覺得這樣的情況應該不大可能發生,若是冷孤寒真的全力出手,衛易悼同樣討不了好,一個不好真的會命喪于此。

    他對于衛易悼想要和冷孤寒交手是持反對態度的,只是衛易悼堅持,他也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“冷孤寒,你終于還是用了雙手!”衛易悼絲毫不在意自己胸口的傷勢,瞇著眼盯著冷孤寒的左手說道。

    冷孤寒收回了自己的左手,然后淡淡地說道:“那又如何?你以為壓過老夫的右手便可以炫耀了嗎?”

    “我只會將此當做恥辱!”衛易悼冷冷地說道,“總有一天,我會擊敗你,在你用雙手,甚至手持湛盧劍,全力出招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就拭目以待了。”冷孤寒淡淡地說道。
捕鱼达人官方下载 2019正规赚佣金的平台 推倒胡胡牌牌型图解 街机捕鱼达人 哈尔滨麻将单机版安卓 六肖资料精准6肖10中9 手机怎么打哈尔滨麻将 股票调出融资融券 金利棋牌游戏下载? 穆勒飞踹 德甲logo 手机麻将辅助器 网赚技巧 吉林辽源心悦麻将免费下载 德甲联赛 神来棋牌手游官网下载 深圳机场股票行情走 申城棋牌电话号码